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磨 砺(邝瑞珠)  

2014-09-08 09:54:44|  分类: 52届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磨  砺(邝瑞珠)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邝瑞珠

2012725

 

在我几十年的生活道路上,没有鲜花簇拥,没有奖章闪耀,没有各种彩环,没有辉煌历程,却有过多次的坎坷,不算太少的磨难、困苦。好在,在许多好人(亲友、认识与不认识的)的鼓励和支持下,都过来了。甚至不觉得太难过,不觉得太苦,相反还感到在困苦中学会了坚韧,在磨炼中逐渐成长,如今正过着幸福的晚年。

(一)简历

1952年夏,刚考完了高中的毕业试,就知道自己和一批同学要参加省里的政治辅导员训练班,所以根本没有想过报名读大学等问题。在辅导班才上了一堂课,就接到通知,马上回学校工作。于是作为高中毕业留校的人员,参加工作了。

在附中,除了担任团总支少年儿童委员和少先队总辅导员外,还“临时”做过以下工作:代人上过一周的语文课,代上过两周的政治课,任过整整一个学期的数学课(每周18节课,是一个专职教师的工作量),任过半个学期的历史课,其他还做过班主任、女生宿舍生活指导员等。

195311月,历史课期中考试评分完毕,班主任给学生的操行评语也刚写好,就接到领导通知,马上到石牌原南方大学的地方去报到,学习两年再回来。匆匆忙忙拾好行李,请了辆人力三轮车赶到南方大学的地方,接待的人令我放下行李拿着他发的书赶到一间茅屋(课室)里去课,糊里糊涂上了大概半个月的课,人(同学)也到得差不多,领导召开会议,才知道是上了大学,是华南师范学院政治教育系两年制专修科。

1955年夏,大专毕业了,没赶上毕业典礼、聚餐,就奉命到设在省女师的省行政干部训练班(省教育学院前身)工作,没两三个月,又借调到省教育厅去搞审干,几个月后,留在省教育厅人事科工作。

1956年暑假前,科长通知,华师来调令了,要你回华师去工作,但当前人事科正在为马上要开办的省师范学院配备教师,你的任务是把这名单上的教师设法调到新学校——要做通原学校领导的工作,令他们放行;要做通教师本人的工作,服从调动。

整个暑假,忙得不易乐乎,终于完成任务了,问科长:“可以去华师报到了吧?”科长答复:“新的调令来了,省委组织部要你到省委党校去工作。”见我面有难色,问:“要不要给你做思想工作啊?”我一想,整个暑假都在做别人的思想工作,现在轮到自己,要别人来做?服从就是。就这样,19569月到党校,先学习了一年多,后来党校成立资料室,我就到了资料室工作。到了1968年冬,省党校被砸烂,“一锅端”端到五七干校,我在那里呆到1972年末,1973年元旦后到中山医学院马列主义教研室当哲学教师,直到退休。

    (二)“货真价实”的“地主婆”

我的故事讲起来比“一匹布”还要长,其中也许不算精彩,但肯定有些是“有趣”的,不过由于编幅所限,只讲这一件事。

在“文革”中,我的老伴受冲击,被群众组织作为“地主分子”揪出来,我自然就成为“地主婆”,之所以是“货真价实”,是因为他是经过当时的上级机关批准正式定案的,实实在在的被戴上“地主分子”的帽子被遣返回原籍的。

那是1968年冬的事,事发很突然,军宣队进驻党校,大概是要显示“战绩”吧,在群众组织的揭发材料中抓住了这个典型,派了二、三个人到老伴的原籍调查了两三天,然后上报材料,前后不到半个月,定案书就批下来了,组织了半场“斗争会”(斗争会开不到一半,对象晕倒了,没办法开下去),马上遣返原籍。

对这事,我当时很明确,这是“错的”——不单是根据土改政策,他在土改前三年中有两年半是农村的小学教师、校长,不可能是“地主”;而且,他从解放军入广州后就跟着区梦觉大姐筹建党校,工作先进,就是因为出身地主,反复审查了解,到1956年才入党。(这都是在我与他结婚前组织上告诉我的)

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这是对他和我的考验,我必须和组织、群众站在一起,即“相信群众相信党”,我学过党史,党的历史上不乏纠正错误的例子,需要的只是时间罢了,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悲伤或负担。

但问题是:党校马上要被“一锅端”,端到粤北山区去办“五七干校”,当时我的工资是68.50元,加上粮差贴补,只有70元零几分钱,两个女儿一个6岁一个4岁,70元工资(还说一定时期后停发工资,靠自力更生养活自己)我能养活她们并使她们健康成长吗?而且,干校劳动肯定艰苦,我在艰苦劳动之外还能照顾好她们的生活学习吗?留她们在广州吧,我母亲已快80岁了,我想也不敢想请她帮忙,其他亲威也没有一个可以帮得上忙的,两个幼女的生活和未来比“地主婆”使我更揪心,不过我还是决定把她们带在身边,这也是当时唯一可行的办法。

谁也想不到的事出现了——一天,老阿姨(我的保姆)对我说:“我考虑了很久,觉得你还是自己去干校好了,你的孩子我带回我的家乡,以后如果干校的确好,你不是有探亲假吗?到时你再带她们去吧。”这事,我连想也不敢想呀!毕竟非亲非故,只是帮我带孩子的保姆罢了。“恩人”!我脑子只有这个词。要知道,我这两个女儿不单是两个“幼女”,而且是两个“狗子”呀!连我自己的个亲姐姐都不敢认个外甥哩。

我的保姆关阿姨,土改时是贫协组长,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她说“X同志(我老伴)不是地主,不过这个时候你什么也不要说,我在你家几年来你当我是亲人,我现在和将来也会把你两个孩子当亲人的,我的儿子和儿媳也会帮我带好她们,你放心。”结果,我在干校整整呆了4年,她也整整4年里既当娘又当爹的照顾我的两个女儿,在她们到年龄读书时又送她们上学。

我老伴回原籍1年后,当地贫下中农给省里领导写信,要给他“平反”,20个月后,经复查,他被转到五七干校,也没有说“平反”,在“牛鬼蛇神”队呆了不久,就编入连队,作为正式学员,并补发了工资,我们的境遇改善了。

难忘的事

由案发至此,经过年多一点吧,这段时间是我最困难的时期,这时,我没有自杀,也没有“发神经”(派人去接我老伴回干校时,我亲耳听见连队的领导和同事们这样评价我),也没有消沉,没有下,那是因为有像我的老阿姨这样的恩人、好人在支持我、关心我。几十年过去了,我现在还清晰的记着这众多的事:

1.到五七干校不久,一次连队会议上,军宣队副教导员(对不起,我连他的姓名也记不起了,因为“地主婆”与“教导员”的距离也太大了)简单讲了几句话:“有人要求邝瑞珠揭发XXXX的问题在农村原籍,与邝瑞珠没关系,以后不要提了。”这短短的几句话,对我的帮助真是太大了,以至事情虽然过去几十年了,但当时他的语气、他的神情,现在还烙在我脑里,应该说,他的话传给我的是力量,是支柱。

2.一天,是离连队最近的圩镇的“圩日”,连队休假,我正患着不重不轻的感冒,拿着医生给我开的胃药处方(那段时间我受胃痛的折磨,特别是晚上,为了不影响同宿舍的同事休息,胃痛起来就把手帕塞进口中,用牙咬来转移痛感,已经咬烂几条手帕了)正犹疑要不要去“趁圩”拾药。这时,连队指导员轻轻的塞给我一张拾元钞票,对我说:“今天我要开会没空,请你帮我去买只鸡回来煮点鸡汤。”我知道这是借机让我补充营养,结果,我那天吃了一大汤碗鸡汤,第二天感冒就好了,我还以此总结了一条经验,鸡汤能治感冒。

3.已经多年没有联系的堂弟忽然把一包海南特产白胡椒寄到五七干校,说是对胃寒特灵。

4.连队的同事都知道我在干校是没有工资领的(我的工资给保姆作为她的工资和她、我两个女儿的生活费,我是在我妈处拿了一百元去干校的),所以,不时会有人偷偷的塞给我几张零钞,或者,趁圩回来路上会塞个点心什么的,甚至,连队的赤脚医生也会给一些采来的“补药”让我补身子。

5.有时,假日趁圩或出公差,总有连队的同事向我声明——午餐她(他)请客,叫我不用推辞。

    曾有哲人说过:“没有磨难,不配称真正的活过,没有痛苦,就不是真实的人生。”我觉得,人生的道路上不会一路阳光灿烂、鲜花满地,人生总有各种困难、失落、生离死别……对待人生,我有个小经验——要用望远镜,不能用放大镜:用望远镜,看人生,前面虽有高山阻隔、河水挡路,可也有美好的景色,值得我们去奋斗、前进,而用放大镜看,小土丘也会成为不可逾越的高山峻岭,小水塘也会变到汪洋大海,这样,很容易挫折我们克服困难的勇气。

 

原载《青春无愧 岁月如歌——中大附中52届同学毕业60周年纪念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