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印象潮州-续(张恭名)  

2017-12-26 13:41:34|  分类: 新绿畅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潮州-续(张恭名)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印象潮州(续)

 

我是1963年到省实任教的,罗树藩是翌年分配来的。他的名字很快便被叫成花名番薯罗”,但他也没有生气。他是潮州人,与我这个汕头人也算是老乡,我俩很快就熟络起来过了一年放暑假时,番薯罗有其他要事不便回家,我要了他家的地址,有意前往探访,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八月炎阳天,我先回汕头,省内公路沙尘滚滚,柴油发动机不时死火,时速最多三十几公里,不会超过四十在海丰鲘门要翻山越岭,班车开足马力,病人喘大气。我从清晨五点起行,直至入夜才到达觉石轮渡码头,看到对岸汕头市华灯初上,树木斑驳,才松了一口粗气,排队上渡船,乘客必须下车上船,又折腾了半天,到汕头小公园下车,我无行李在车顶,总算可以回家了,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插个余音,一次从汕头带个鲜竹笋去广州,回到天胜村己经变熟笋干了!

    在汕头稍事休息,第三天就去潮州,汕头公路保养比较好,比省公路好走,在汕头买了包海味做手信。进入潮州市,不难找到番薯罗住所,在一条小巷一间所谓“四点金”的院宅,一位清癯老人迎接了我,他大概也略知来者是谁,不须客套,老人正在冲功夫茶,未停下来,说:“正好第二冲。”我也不客气,连声称赞“好茶好茶!”听到有客人来,一个少妇抱着小孩子从内房走出来,不必介绍,她是罗太太与罗公子番薯罗曾讲过太太的名字,叫谢花,也是老乡教师的阿白揶揄道,再美的花,谢了未免可惜我接着说,既姓谢,就不要叫花番薯罗辩解,谁都叫阿花,在家里没连姓叫的,有道呀!

罗太太手里抱着的孩子嚷着“阿公抱”,老人接了过来,叨叨絮絮:“这个孩子很聪明,什么东西过他的手,他就会了。”然后指着身边一把胡弦,洋洋得意,“他一过手就会锯(潮语拉之义)。”

天下莫过于爷孙情纯真呀!我想起鲁迅先生立论文,一位朋友生了孩子,群友道贺,七嘴八舌,有说小孩长大必做官,有说小孩长大必发财,不一而足,尽是逢承拍马屁之言辞,主人高兴,皆予奖赏,最后一个不识好歹的文弱书生说了真话,“这个孩子将来总会死的!”被人轰了出去!作者不无感慨地下结论,这世道只能说假话!说句大家不愿听的,在那被扭曲的年代,难道不正是这样的吗?番薯罗不也有过石破天惊的言论呀!此乃题外话,不提也罢。

罗伯伯送我一斤凤凰山单丛香茶,我带回学校孝敬阿白,因为阿白房间是大众的俱乐部。

己经快二十年没去潮州了,没想到吴翁到潮州参加国际汉学诗会的诗文竟引出我这么多口水来,《印象潮州居然还有续篇!

 

张恭名 1226

 

题图:印象潮州之四,原载《太平洋摄影博客》

http://dp.pconline.com.cn/dphoto/list_242424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