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英山芳华(朱颖启)  

2017-12-28 21:14:40|  分类: 佛子影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山芳华(朱颖启)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英山芳华

  

  今天,“英山芳华”微信群上了一张老照片(题图),令我回忆起近半个世纪前在红土地上的青葱岁月。

1968年11月,我们300多名广州市广东实验学校的初中、高中知青(同去的还有广州沙河中学、白云山中学的知青),到广东省徐闻县国营五一农场落户,成为农垦工人;1969年,农场成建制改组成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七师九团,我们又成了兵团战士。

1970年及稍后,又有广州、惠州、惠来、海康、廉江等地的知青到来,加上老工人的子女(时称职子),一大群十几二十岁的年青人聚集在一起,给整个农场增添了少有的青春活力。记得1970年惠州知青到来时,我在伙房门前的宣传栏上用黑体字写了一条每个字有一米高的大标语:欢迎新战友!把他们看得热血沸腾。时间长了,他们才醒悟,原来兵团与部队还是有较大不同的。当然,团里及连队的文娱宣传工作,如宣传队、篮球队、墙报广播等,知青是主力,职子在我们的影响下也逐渐跟上来了。我记得,大概在1971年,团部办了一个阶级教育巡回展览,从绘画、撰文到讲解,都是广州知青包办的,我也参加了讲解工作,到各个连队巡回展览,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

说到老工人,其实他们并不老。他们是1951年建场初期,从粤西信宜、高州、化州、茂名、阳江等地到雷州半岛最南端(也是大陆最南端)的徐闻来参加祖国的橡胶事业建设的,我们去的时候,他们也就三十多四十岁,他们的子女也就十五六岁或更小的年纪。我所在的英山队(兵团时改称七连),有30多个广州的、惠州的、惠来的、海康的知青,还有一些中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职子。这些年青人大部分住在大宿舍,两个大房间,左边住男生,右边住女生,各有十多二十人。题图就是职子叶建平在女生宿舍门口拍的,这帮女舍友中有广州知青、惠州知青、海康知青、职女,全都朴素纯真,彰显时代特色。

这幢大宿舍以及连队靠公路边的厕所,都是我们基建班建造的。我们去的时候,连队没有基建班,连队的房屋建设要等团部基建队按计划来建,哪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我们初去时,只能住茅屋。连长李盛昌独具慧眼,让从团部基建队“退役”回到七连的老工人李元康任班长,带着我们几个广州知青组建了基建班,记得开始有伍卓林、麦世和、李奕涛和我等人,后来又增加了何绍煊、陈秋明等。我们在李班长的带领下,从开凿岩石打成石砖,到砌墙建屋,在实践中学习,一年后,竟然被我们建成了连团部基建队施工员也称赞认可的“优质工程”,连队知青和部分职子也就喜气洋洋地搬进了新瓦房。我1976年招工回城,1985年曾回英山队一次,看到大宿舍和厕所风采依然,据说现在它们还在“服役”。我们的工程质量比起那些“豆腐渣工程”不知要好多少倍!

连队的主要工作还是割胶、种胶,英山队的每一个知青几乎都干过,忘不了老工人手把手地教会我们割胶的本领,忘不了早割时胶林中如星星般闪烁的胶灯,忘不了迎着晨曦挑着两大桶胶乳走出胶林时的丰收喜悦。知青中也不乏出类拔萃的割胶能手,像十六连的张伟中、八连的林毓章后来成为了团部的割胶总辅导员,七连知青中,李奕涛也成为了连队的割胶辅导员。

老实说,农场的生活条件是蛮艰苦的,每天吃没有油水的通心菜、萝卜干、咸酸菜,除了节日,每星期才有一餐肉或鱼吃,10几岁的年纪半夜起来割胶,或者干挖压青沟等重体力活,所以那时我们普遍都很瘦。好在老工人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们,在生产上、生活上给予我们很多帮助,加上我们还是生活在一个青年人的集体中,文娱体育活动还算丰富,我们的精神面貌普遍是积极的、向上的。同时,我们也尽自己的能力为连队建设出力。知青池天斌自己买了理发工具,自学理发技术后,义务为全队的男同胞理发,从老人到青壮年人到小孩,无一不受过他的服务,只要他有空,随叫随到,那怕是中午休息时间,是名副其实的活雷锋。

1973年年底,我和范秀莉、胡小仪等几个知青在队里办起了文化夜校,有近10个职工来听课,多数是20多不到30的青年女职工,还有一两个是40多50的老工人。他们的实际文化水平大概只有小学毕业,但学习很认真,令我们非常感动。当时正是“批林批孔”的高潮,我上课时就和他们讲,我们批孔,不能称孔子,因为子字表示尊称,就是先生的意思。孔子姓孔名丘字仲尼,排行第二,我们可以直呼其孔丘,或者称孔老二,这是蔑视的称呼。他们点点头,但迷茫的眼神分明是似懂非懂。其实,我自己对“批林批孔”也不知其实质,更是似懂非懂呢!

知青的到来,让职子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外界的窗,看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和诱惑。知青陆续回城后,很多职子也向外发展,茂名、湛江、深圳、佛山、惠州、广州等都是他们最后落户的选择。拍题图照片的职子叶建平,凭着对二胡演奏的热爱,得当年下放五一农场的名师陈安邦指点,后来考上广州星海音乐学院,深造三年,现在也退休了,在惠州安度晚年。职子邹建平,与夫君三毛(广州知青)落户深圳,现在佛山凑孙,她刚刚发给英山芳华群一件新年问好的视频,是她自编自导自演自制作的,从她自信满满,幸福满满的表情上,不难看到她多才多艺、多姿多彩的美满生活(尾图)。

最近,有一部刚刚上演,讲述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正值芳华的军队文工团员人生命运故事的影片《芳华》大热,但也是“年度最有争议”的影片。争议的焦点是“是温暖犹存还是虚假歌颂?

《芳华》的争议,不是本文的内容。而我想,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我们的芳华不是也应该回味,应该热议吗?

题图照片刚看到时,有1/3的女生认不出来,经群里大家共同辨认,最后全部认出来并恢复了一些印象。全部人名如下(左起):

后排:林曼娆、梁亦琼、陈安琳、胡小仪、胡霭仪、区加、周佩雯

中排:邹建平、赵慧龄、徐棣莹、范秀莉、伍秀琼、陈权英

前排:江雪英、吴秀华、何华容、黄美琴、吴翠珠

请看到这篇小文的五一农场知青确认一下,以上名单有无错误。我们也来一番小小的回忆,议论一下自己的芳华,好吗?

 

(二)班  朱颖启

 

英山芳华(朱颖启)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