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尔强兄的临别赠言(张恭名)  

2017-03-20 15:21:50|  分类: 新绿畅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尔强兄的临别赠言(张恭名)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尔强兄的临别赠言

 

2007年初夏,我从香港乘坐帝豪酒店大巴去汕头,刚下车,智愚告知我,尔强兄肺气肿发作,在觉石高干疗养院疗治。我建议立刻过海去探望他,智愚没异议,说走就走。

疗养院座落在繁花茂树掩映下的半山腰,我俩轻手轻脚进了不太显眼的大门,在门卫指引下,找到二楼203号房,门开着,未进门,尔强兄便问道:是什么风把恭名兄吹来的?怪不得我昨晚老打哈,果然有贵人来。

原来他正一个人冲功夫茶独斟独酌,自得其乐。见我们来,换了茶叶,加了两个茶杯,用滚烫的开水烫过,保持温热。我们边喝茶,边聊天他说,老毛病,休息几天就出去,在这里很闷。聊着聊着,太阳开始西斜,天边一襟晚照,辉映翠岫,煞是好看。

告辞后,我用手机告诉他,我后天便回香港,期待下次来,一起去金海湾酒店吃饭,一起去歌厅唱卡拉OK,我们的河边对口唱:张老三和廖老七,够经典的呀!

那时候,我的手机是汕头买的咭,漫游香港,不贵,通常一个半月,智愚才充值100块钱。(顺便提一下,现在汕头手机实行实名登记,我当然不愿出示香港身份证,于是便拉倒,全改用电脑邮箱。)

我如期回香港,与尔强兄通信不断,他出了疗养院,但整天要背着个气箱,所以很少出门,躲在家里,躺在床上看书,无聊得很性格孤僻的他,连老婆也不让进房,朋友更恕不奉陪,朋友有见及此,亦退避三舍于是更形单影只了。

尔强兄就在自己房间里走完此生最后路程。

2007年,他给我发短信道:直抒心臆是张兄最大特点,何必如此坦荡荡,含蓄一点不好吗?我不明白尔强兄指的是什么,难道是指我不应该将公司卖楼还债,实现软着陆,股东分到溢利,拍拍屁股走人这件事,讲给人听吗?这件事绝不是什么秘密,会计师楼,政府田土厅资料是不保密的,随时可以查到,再说二千三百多万,股东个个笑咪咪,我也分一杯羹,有什么不可以告诉人的?

我来不及如何回复,汕头便传来廖尔强主任(交通银行公室主任)仙逝讣音,不胜万分伤感,殊深惋悼。

尔强兄与我同龄,属蛇,农历二月初九出生,比我大二十几天,中学六年,大学四年同窗,彼此十分熟悉尔强兄文革时受尽折磨,有过生不如死念头,然最后还是咬咬牙挺了过来。而且不记仇,善待造反的小将,深受赞赏。

我曾写道:四十年前逃一劫,今宵含笑赴蓬莱。大抵是很好的概括。

呜呼!这就是人生吗?天公赐予之人生吗?转眼之间,尔强兄己经逝世八年整,蓬莱仙境中,尔强兄习诗唱歌,定当乐也融融,弟恭名遙寄思念之忱。

 

                        张恭名 320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