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楚云飞(张恭名)  

2017-03-29 10:42:34|  分类: 新绿畅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云飞(张恭名)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楚云飞

 

回眸1981年深秋某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谁?这么早有什么要紧事?我拿起话筒,听筒传来四叔悲伤却仍镇定的声音:你四婶心脏刚刚停止跳动。我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叔父缓慢而清晰地报告:你四婶六点零五分,长长叹了一口气,便停止呼吸,心脏停止跳动。这时我才完全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可敬的四婶母去世了!脑海闪过一个数字:62,62!四婶母才六十二岁便与世长辞了!能不悲乎?四婶母并没有什么疾病在身呀,叔叔说她昨晚烫衣服,很晚才睡,但这也不是死因,后来我才知道四婶母原来有心脏病,也许是急性心肌梗塞吧?

晨星闭眼,晨月无光,苍天不仁呀!怎么好端端的一个婶娘,花甲年华便失去了宝贵的牲命?

四叔婶相敬如宾,四叔在报章刊载之诗词均以此笔名:楚人。楚行头,人在后,由此可见一斑。叔叔临终前,吩咐我为他校对诗文选:滕余集,楚人著。我想这是他对亡妻真诚恒久的缅怀。

忘不了在西营盘旧唐屋板间房,四妯娌和睦共处,领针线活,挤在房间里日夜操劳赶工,赚取微薄酬劳帮补家计的日子。更忘不了四婶领到一角几分,还给我几分钱下楼买饼吃。四婶结婚好多年才生育,六年共有二男二女,她教导弟妹应听兄姐的话。

一星期后,在香港北角殡仪馆举婶娘刘楚云女士葬礼,我堂弟正在美国修读化工博士学位,叔叔叫他不须赶回参加。

出殡那天,殡仪馆亲友花圈、挽轴摆满整个大厅,三个子女及众子侄一式佛教黑袍,在灵堂侧向前来致祭的人群鞠躬致谢。

灵堂两侧悬挂叔叔所撰之挽联:晨月无光邀斗驻  远方有子盼娘来。朴素而真切。

我母亲来到殡仪馆灵堂前,老泪纵横:老四啊,干嘛走得那么快呀?这是娌娌间真实情感的自然抒发。

丧事告一段落,叔叔照常上班,照原计划率团往汕头,视察香港潮州商会迎宾馆筹备进程,我以秘书身份随团前往,观光团均潮州籍知名人士,坐二等舱,我与叔叔同一个客房,客轮徐徐行进,天上月华如水,耳际哗哗水声,静谧安宁。

叔侄难得如此促膝交谈,我开门见山:四叔你才六十四岁,应该续弦,红娘会牵线的,我完全支持您!

到了汕头,叔叔约四婶娘之胞弟,妻舅同样支持姐夫另娶填房,以慰寂寥。

苍天有眼,红线有缘翌年,叔叔便与新四婶成亲,我亲见新四婶在老四婶灵堂前下跪进香,口称姐姐在上,受妹妹一拜。

没有举行婚礼,只邀极少亲友在铜锣湾翠园酒家吃饭而己,一对新人,老大与我,另外两位是米业界同行好友辜先生和蔡先生共六个人,坐一张小台。辜先生、蔡先生频频祝福。

幽默和善的辜先生悄悄地交给我一张字条:一对新夫妇,两件老东西。

一笑!

 

                        张恭名 328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