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大班畅咏(张恭名)  

2017-04-02 09:20:21|  分类: 新绿畅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班畅咏(张恭名)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大班畅咏

 

彪炳功勋紫禁颁  难忘省实旧时颜

轻舒心翅惊涛越  重印足痕高岳攀

负笈陌途孤胆访  荷锄月夜并肩还

天长地久名如故  众口依然唤大班

拙诗桃李歌系列是这样描述许国培的。大班是家喻户晓的昵称,据称是老三届十(三)班同班同学从金大班最后一夜,此经典剧本中获取灵感而得名,即刻得到认同,迅速传遍全省实,不仅学生这样叫,老师亦无例外。

 

(一)

许国培在三班,班主任刘选殷,语文老师张玲珍,夸奖这班同学尊师守纪,勤奋好学,涌现不少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朱思坚、徐梅芬、舒先逾.、伍柳亭等。

有一次,张玲珍请病假,临时由我顶上,省实的优良传统蔚然成风,按我教学的习惯,肯定不会什么段落大意、主题思想、写作方法,照本宣科,而是启发学生独立思考,举手回答问题,今天上的是散文白杨礼赞,我竟朗诵著名演员黎铿的朗诵诗歌作品:无边的大海波涛汹涌,生活的浪花在滚滚沸腾……我提了个问题,没想到竟差不多一半人举手,我犹豫了一下,喊了声许国培的名字,大班唰一声站了起来,准确地回答了问题。

这是我与大班首次面对面打交道,留下深刻的印象。

下了课,许国培用潮州话和我交谈,倍觉亲切。大班说,欧窿、番薯罗、班主任刘选殷都是潮州人,但他们的普通话很普通,听说你大学时汉语拼音检字小册子不离身,是真的吧?我说相对来说是这样,但乡音始终难改,好像轻声、儿化,我就掌握得不好。

 

(二)

文革乱糟糟的日子里,感觉许国培没明显的派性倾向,有什么冲突,他总是持中立姿态,若无相当威信,何能有此能耐?外间都赞誉省实学生最斯文,没有什么刀qiang厮杀的战事。

在这畸形的日子里,本来宁静的校园,在社会上武斗成风的特殊条件下,竟然要值夜班保卫学校,许国培是总指挥,教师有资格加入,似乎都受宠若惊,那晚,轮到朱思坚和我同一班,怎料文静的女孩子稍一坐下来就呼噜呼噜睡着了,我不敢吵醒她,唯有到总指挥部叫醒许国培,把朱思坚叫醒......

在那个叫人啼笑皆非的政治生态下过日子,何来那么多阶级敌人搞破坏呢?牛鬼蛇神们不是己经关在牛棚里,被革命群众斗倒斗臭,还要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了吗?何必多此一举呢?!

两天轮一次夜班,简直要命,但谁都没哼一声,所以才说是畸形嘛!


(三)

学生领袖在特定的历史阶段负起全校的特定活动。最著名的是全校出动到农村水利。在不知名的某一乡村,全体人员排成长龙传盛满沙石的筲箕,以谢乔云为首的教师队列,有意让刘校长排出队龙中央,以防万一有人为难她。郊野之夜,风清月明,一派和谐稳定景象。好像伸手便能摸到吴刚的桂花树,与嫦娥共舞,与玉兔同欢。

我记得我的新四婶曾有如下诗句:不接吴刚酒,我犹行我路。发泄对现实不满,大概亦是类似的背景,我是典型的逍遥派,与谁都无仇无怨,何必如此?

劳动完毕,班师回营,行着行着,队伍就走散了,恰巧与大班走到一块,荷锄并肩,何隙之有。

总指挥部出版战地快报,大班要我当编辑兼刻钢板印发,我遵命开夜车,总指挥亦很体谅,批准翌日不必开工。日积月累,我与大班互相扶持、建立了既师生亦朋友的亲密关系。

 

(四)

2008年,是我苦难的一年,刘校长以及省实同事、学生不时来探望,带来无限的温暖,给予我对抗病魔的信心与力量,大班和朱思坚双双来到病榻前,告知我省实老三届将举行大会,赠送母校珍贵的礼物。翌年西方情人节那天,涂玲玲、陶萌萌等到铜锣湾家里见面,播放老三届大会VCD。搭建我与老三届永恒友谊的蓝桥。

不久,大班提供校博主编朱颖启的手机号码,还来不及打去,朱总编先打电话来了,大班是内中热忱之搭桥人,我与校博长达六、七年频密之博稿沟通,建立牢不可破的情缘。是天意,更是省实人谱写的谐美乐篇。

自此,大班频频出现在海逸豪园,送给我他的摄影作品:轻舒心翅惊涛越。我一直珍藏着,几年后,智愚全家来访,大儿子荣升环保部门头头,于是这帧照片就悬挂在他的办公室墙壁上,十分完美的归属。


大班畅咏(张恭名)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轻抒心翅惊涛越,挚育黉园百合花。

 

(五)

以后到了香港。正值深秋季节,傍晚时分,夕阳无限,公司快下班了。在我亦正准备回家之际,一名彪壮汉子行色匆匆推开虚掩的玻璃幕门,我一眼就看出是许国培!那年头,从大陆来客人并非偶然,我快步迎上前去,长时间凝眸握手,良久,我请他上阁楼会议室休息。

我问他:你是从哪里来的?

他仍气喘吁吁地答道:荃湾。边说边卸下背包。

我再问:带着行李,从那么远走来,不怕被人打劫吗?

他不假思索道:是怕他打劫我,还是他怕我打劫他?

然后伸出粗壮的手臂,我会心一笑。

然后我们一起到潮州酒家吃正宗潮州菜,师生俩天南地北谈个没完没了,怕太晚,我催促他早点回去。这一餐,他日后提过好几次。

 

(六)

斗转星移,一眨眼过去了好几年,在香港繁嚣的金钟,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在太古广场商店大楼,两部扶手电梯一上一下,交错而过,眼快的许国培瞅见我,我正想下楼坐地铁回家,大班大声说:张老师,请你在楼下大堂等我。果然他很快就下楼找到我,邀我在万豪酒店咖啡厅,要了两杯咖啡,一份美点,大班畅叙这几年的动向——

去年,我己经移民加拿大,在蒙特利尔住下来了。

蒙特利尔?我马上闪过1991年随张老四从多伦多驱车远赴蒙特利尔的情景,时值深秋,枫叶熊熊烈火烧红半边天,洒落遍地黄金之壮丽景观。我的感觉是太远啊,其实加拿大本身就幅员辽阔,我只知道温哥华和多伦多,井底之蛙啊!

大班说:加拿大有很多新移民,中国人和当地居民相处和睦,很快我就与他们打成一片。

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我说再喝的话,今晚就睡不着了,于是埋了单,依依惜别。

从与大班万豪酒店咖啡厅畅聊,想起山寨友历史性与校博真诚交往张老三在海逸皇宫午饭时,与朱建华等谈笑风生张老大上广州拜访校博萧老师盛赞校友淑萍……在在融汇成一句话:同源共饮珠江水地久天长省实情

 

                       张恭名 331

 

    题图:2011年1月11日,许国培、朱思坚伉俪与几位校友一起探望张恭名老师,许赠送摄影作品给张老师留念。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