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班史永难忘5(李雅丝/李可中)  

2017-05-20 15:42:22|  分类: 难忘的班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史永难忘5(李雅丝/李可中)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班史永难忘5

 

编者按:一个班,竟然有自己编写的3年班史,这可能是省实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班史。摆在小编案头的1994年6月编印,1999年6月再版的《广东实验中学八年(6)班(1960年-1963年)纪念册》,除了老师同学的文字外,还附有这个班的班史。从2017年5月16日起,我们将连载这本纪念册的文章,与大家一起重温省实的光荣传统,分享八年(6)班值得称道的班史。

 

岁月如流水  明天会更好

 

荣建南和麦国枢一定要我写点什么,这确实“强我所难”,本人仅是“螺丝钉”一枚,而且还是生锈的,若写出来不用说别人,连自己也不会“满意”。

1965年,我芳龄17,正是“花季少女”便到花县下乡,硬是将一百多斤重的担子压在七十多斤重的身体上,可能因为这样,所以没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后来,为了“逃避”繁重的体力劳动,当上了六元一个月报酬的民办教师,数学、英语、图画、体育、历史、地理,从一年级到初二都有课,幸亏没有误人子弟。1975年大招工开始了,为了一个月三十多元的工资,我不得不扔下那些有点肮脏但仍不失纯朴可爱的孩子,找人冒名顶替去体检,进了花县赤坭的广州第三棉纺厂当挡车工。虽然三班倒,而且自己有四百度的近视,工作很吃力,但生活有了保障,以为是上了天堂了。到了1982年,为了年幼多病的孩子,想方设法,总算在广州国际海员俱乐部谋到了一个位置,转业到商场,于是又成了商业人员。此时从十七岁下乡,已在花县生活了十七年,一半对一半。

岁月如流水,逝者如斯。虽有几分无奈,但相信“明天会更好”,便觉安然。十七年生活之艰辛难以描述,但自始至终都没有违背做人的原则,这点总算可以自慰。失去的固然很多,然而我却得到了一份珍贵的友谊。文秀一直与我情同姐妹,即使从粤北务农回穗探亲亦抽空到花县来探我,在低矮的泥屋里我们促膝谈心,彼此鼓励,至今虽隔重洋,她仍关心着我下一代的成长。

可能因为从逆境中过来,我从来不苛求,始终觉得淡泊也是幸福,能随遇而安,与世无争,自然心静如水。不过,这肯定不会是成功人士。

 

李雅丝

 

从上海来的信

 

荣建南同学:

您好!

拆开来信,既惊讶又高兴。“荣建南”三字在我脑海中勾出了一个人的轮廓,但愿没有搞错,毕竟三十余年了。校庆70周年的盛会,我没有参与,十分遗憾。与会的八(6)班同学还有21位,真不容易,相聚场面一定十分感人。

原八(6)班的同学不知现在都分散在何处?想来大多还在广州吧。以前我多次去广州探亲,每次都到汤湛荣处小聚,后来他到澳洲,我与其他同学又没有联系上。说实在的,有的同学的姓名我也忘记了,如果我们路途相逢,也许会认不出了。但当年在学校的学习与生活情景,有不少还深深印在脑海中。

如果你们这次校庆相聚有合影的话,请寄给我一张,最好加上排列说明,否则我真会认不出了。

1970年从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毕业后,就分配到上海电力系统工作,现在上海电力建设局工程管理处工作,单位地址见信封。我家中地址是(本博编者按:此处省略)。

康健!

 

李可中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