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班史永难忘13(郑细燕)  

2017-05-29 09:31:46|  分类: 难忘的班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史永难忘13(郑细燕)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班史永难忘13

 

编者按:一个班,竟然有自己编写的3年班史,这可能是省实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班史。摆在小编案头的1994年6月编印,1999年6月再版的《广东实验中学八年(6)班(1960年-1963年)纪念册》,除了老师同学的文字外,还附有这个班的班史。从2017年5月16日起,我们将连载这本纪念册的文章,与大家一起重温省实的光荣传统,分享八年(6)班值得称道的班史。

 

自强不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当我收到了省实八(6)班编的那本蓝底金字纪念册,看到了师长的题词,同学们的自述,以及当年全班的合照及记事时,心情难以平静。我很感谢那些热心的学友们,为我们收集汇编了这本珍贵的纪念册,使我们有如进入了时光隧道,看到了当年自己的风采。如今,这本深受大家喜爱的纪念册要再版了,作为这个集体的一员,应该责无旁贷地为它添上更丰富的内容,可是千头万绪难以下笔,同学们启发我可以写一下自己的经历,这里,我就自己所走过的道路谈点感想吧。

我在1963年离开省实后考入八中(培英中学)读高中,由于在省实所受到的严格的基础训练及勤奋好学之风的影响,我和其他到培英中学读书的省实学生一样,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就在我满怀大志准备报考大学时,“文化大革命”粉碎了我的大学梦。

在上山下乡那段日子里,我被分配到番禺插队,当时瘦弱的我,要干很多农活,如插秧、割禾、砍蔗等,最辛苦的要数扛甘蔗,瘦弱的肩膀上扛上百多斤的甘蔗行走在田基或跳板上,为此自己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和眼泪。生活虽艰苦,但也锻炼了自己,学会了独立生活,也学会了与农民相处。后来,我被生产队选上当民办教师,在那个“读书无用论”的年代,课本简单,也没有参考书可供备课,我就按当年老师在课堂上对我们的启发及自己的感受来上课。记得有一次在全县老师培训班上作数学公开课,在没有任何现成资料的情况下,我找回当年省实的课本,结合凌老师给我们上课的笔记和习题讲课,竟然获得了同行们的好评!

1970年代初,我被推荐到阳山地区的一间三线工厂当工人,这里的环境比起番禺更艰苦,除了开门见山外,我们新工人住的是沥青棚,吃的是过时的战备食物,还要三班倒烧石灰。当时没有现代化的车间,只能人担肩扛,把一块块大石头垒成窑子来烧。那时年轻的我们,充满了豪情壮志,要在这片荒山野岭中建成广东省最大的特种钢铁基地,为建设社会主义作出贡献!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业务水平,在下班或闲暇时,我最喜欢跑到那简陋的图书馆翻阅那些被搁置一旁的英文科技书籍。当时没有老师,自己就借助字典来学习。那个年代知识被践踏,自己也看不到出路,但当年省实师长“学海无涯,唯勤是岸”的教诲牢记心中,我不甘心就这样把自己学过的知识丢掉,我仍坚信一个人有知识才有能力自立,才能为社会作贡献。后来我调到茂名石油公司工作,依然执着地寻求知识,我拜那些被“打倒”称之为“臭老九”的知识分子为师,跟他们学英文,在他们的热心指导下,自己的英文有了很大的进步,这对我后来的工作帮助很大。

由于工作需要,1976年我调到湛江南海石油公司工作。1980年代初,国家实行中外合作开发南海油田,当时急需培养一批既懂专业又懂英语的海上作业人员,而我所在的船舶公司大部分船员都是从部队或地方来的,大多数人不懂英语,领导把这项工作交给我,我结合专业知识自编教材,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能使这批船员看懂和讲一些基本的英语,而船长们经过培训后,在考“国际船员证书”时也能顺利通过了英语考试。如今,每当我看到他们用流利的英语与外国人交流时,心中不禁有些“成就感”。回想当年省实上英语课,我最怕周惠梅老师在她那叠名单卡中抽到自己,被叫起来一旦读音不正或用词不当,周老师就会逐个地认真纠正,当然少不了被当众批评一番,面子上很不好过,发誓下一次一定要读得更好。说起当年的情景,同学们都说要好好感谢我们的老师,如果没有老师的苦心教育和严格要求,我们的知识基础能如此好吗?

为了圆大学梦,在临近不惑之年,我考上了广东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当时爱人到美国学习,孩子年幼,在我面前有两种选择:继续深造或放弃。要知道事业与家庭是很难兼顾的,但我坚决地选择了前者,于是我带着孩子上大学,个中甜酸苦辣是别人难以理解的。在旁人看来,这把年纪了还如此苦苦追求,图的是什么呢?他们哪里知道,当年读大学是我梦寐以求的理想,现在有机会学习,当然倍加珍惜。经过学习,知识面开阔了,思维能力和专业水平提高了,自己在工作中也比以前得心应手多了。我担任过统计师,也曾在单位教授过“企业管理”等课程,直到现在回到广州后,依然可担任一些教学工作。

记得在省实的一个暑假,潘小蕴、罗丽萍和我等几位同学,不甘在家过平静安稳的生活,那时的我们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想法,于是我们背着行囊跑到白云山未开发的那面去作“探险”旅游。我们跋山涉水,穿密林,走小道,过险桥,还差点迷了路和遇到蛇蝎的袭击,我们每个人都累得要死,而我还被弄到全身红肿,回到家后躺了好几天。虽然如此辛苦,但我们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因为我们为能克服旅途中的种种困难,到达了别人不易到达的地方,看到了五彩缤纷令人着迷的大自然风光而倍感高兴。试想一下,我们的一生不也是在作旅行吗?在我们离开学校走进社会的这几十年间,每个人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坎坷遭遇,庆幸的是我们都走过来了,在尝到了人生的真味时,也获得了快乐。如今很多同学风采不减当年,在人生的旅途中依然奔跑着,为家庭、事业、社会作贡献。

在我翻阅完纪念册后,再回顾自己几十年的人生历程,深深地感到我们的母校——省实,是一间实实在在培养人才的学校。虽然自己没有取得成功的事业,算不上是精英,但我仍庆幸当年自己能跨进她的门槛,在这里我们学到了知识,也学会了做人不可缺少的尊严和自信,令我们在与风雨搏斗的人生中,自强不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郑细燕

1999年7月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