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指南里情谊(张恭名)  

2017-06-11 11:19:54|  分类: 新绿畅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指南里情谊(张恭名)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指南里情谊

 

汕头同学聚会,宴请凌玉同学,发来照片,有十二人之多。凌玉退休前是广州培正中学语文教师,在广州定居,这次回汕头,多年不见老同学,自然格外亲切。

 

(一)

与凌玉同学六年,从初一至高二,都不同班,只有高三文理分科,才同在高三(一)文科班。同校六年,每天同一条路上学,同一条路放学,却不知道两人是一路之隔的近邻。

张园内街街尾横向一条福平路,东拐民权路,通向中山公园,西拐民族路,通向老妈宫、小公园。

与福平路平行的是一条狭窄的小巷,两端有通道走出马路,叫指南里,房屋单向马路,只有三层楼,是旧式楼宇四房一厅四点金建筑。约莫一百平方米,应是以前有有钱人的物业。

凌玉与我以及住盐埕头的李文雄,三人是一个学习小组,凌玉任组长,每晚聚在一起温习功课,准备高考。

 

(二)

高三文科班,全班总动员,集体创作、表演了一台文艺节目,大型诗歌朗诵:侨中礼赞。执笔者就是凌玉,但是我们统一口径,全部以“高三(一)班集体创作”名义刻印。这个节目安排在文艺晚会的最后,当领诵者扬起右手,眼望前方:乘着火箭赶太阳。台上全体表演者与诵者重复一遍:乘着火箭赶太阳。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而这位领诵者就是凌玉,他天生一把雄厚的男中音嗓子,把朗诵词主题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台节目中的话剧:破除迷信。说的是一群农民发明了自动插秧船,在展览会上,崇洋媚外的学术权威、迷信古书的老古董,以及不学无术的浪荡子,纷纷发表谬论,旨在否定新鲜事物,扮演讲解员的又是声挟雷电的男中音凌玉,话剧的台词获得经久不息的掌声,恐怕是前无先例的吧。话剧落幕后仍要再拉开谢幕的,恐怕也绝无仅有的吧?

 

(三)

这一天是端午节,凌玉的外婆从潮阳带来荷叶飘香的粽子,凌玉带来学习小组两只,说自己已经尝过。新鲜的荷叶,材料十足,有福同享嘛。

凌玉善诗文,写了一篇自由体诗,在汕头日报文艺版刊登,轰动了整个校园,领到12块钱稿费,他给自己买了个支钢笔,请我和文雄到中山公园九曲桥畔水上餐厅吃晚饭。

水上餐厅四面通风,尖塔形木屋顶,圆管形扶手栏杆,红彤彤,予人以温暖之感,刺激食欲。水上餐厅面向大众,经济实惠,炒果条,六毛钱便可埋单。

水上餐厅地板是木条搭成的,木板之间留有空隙,凌玉开玩笑道:餐厅是按吃完剩的空碟子计算埋单的,吃两碟,扔一个碟,不就可以只付一碟的钱吗?

文雄说:餐厅服务员不是只吃饭不干活的,前天就发生过一单,服务员金睛火眼,马上抓住,罚了款,还得到派出所去,得不偿失!

 

(四)

凌烟阁里芳容独,玉带桥旁荡桨双。

指南里凌玉寓所,三人学习小组例行进行晚自习。休息时间,文雄饶有风趣提起说:青春照相馆橱窗展出几张人物标准相,一张是凌玉的毕业相,一副谦谦君子的仪容。我调侃道:好一个靓仔,肯定倾倒漂亮的姿娘仔,凌玉抡起拳头想揍我,文雄道:温书后你们打个够。

与此同时,文雄似乎发现新大陆,看到墙壁上相框里有一张彩色照片:两个戴红领巾的少先队员,凌玉和漂亮的女孩子在湖中央欢快地荡起双桨,那己经是初中一年级的时候,那不是今日校花云丽娜吗?怎么凌玉这小子有如斯艳福?

凌玉狡黠地一声叹息,可惜啊!谁都知道,美丽的鲜花已经插在牛粪上,与本文无关不赘。

 

(五)

非常幸运,我们小组三个都考上了大学,我在华南师院,凌玉在广东师院,而李文雄北上天津南开大学。他启程时,我与凌玉到汽车站送他上广州,他在广州的堂姐会安排,叫我们不必挂念。文雄这家伙一去黄鹤,只来过一次信,后来听说己娶了个天津姑娘,在北方成家立业。本文亦不赘述。

说回指南里的伙伴。凌玉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培正中学任教。培正后来改名广州五十七中学,与六十中均属东片,两间学校常有交流,亦该是两人的缘分,我听过他的课,他也听过我的课。而更巧合的是,都是白杨礼赞。看来上天早就有相当合情合理的安排。

凌玉教而优则仕,几年后提升为教导处主任,但他不愿放弃教学工作,仍兼任语文课教学。两个语文老师,少年时的知音,让木铎延续永恒的友谊。

 

(六)

不幸的2008年,突然袭来的病患,我辗转住过律敦治、圣保禄、东华东三间医院,病情稳定了才转到广州中医安老院疗养。

东华东院是公立医院,探病时间比较严格,每天傍晚,我便伸长脖子等候家人到来,在门外的病人家属也早在等候开门,恐怕这是独特的浮世绘吧。

这天也不例外,我远远就瞅着玻璃门外的太太,咦!怎么她好像正和谁在说着什么,门甫一开启,太太领着一个陌生人来到我的病榻前,太太先开腔:你看,是谁来了?我看准了,是凌玉!他是从广州来的吗?太太说:凌玉刚从广州来,就急着要来看你。等孩子们下班,我们才请凌玉去麒麟阁食醉虾,菠萝饭。

凌玉双手握着我能动的右手,有点哽咽:老同学,既来之则安之,等你病好了,来广州再去北园、泮溪。

 

(七)

广州是去了,饭也吃了,但不是北园也不是泮溪,而是槿子岭安老院内的奉年。除了凌玉,杨箕村许厅长、大东门陈老师、汕头智愚也来了,反正我没食福,只能看着大家津津有味地吃着。

凌玉还来过几次,反而是太太叫他不必再来了。但当我出院返回香港时,凌玉还是再来到柯子岭,他说要一齐去火车站,太太坚决不答应,于是我们就在奉年依依惜别了。

转眼又快十年了,今天从微信镜头里与凌玉又见面了。好兄弟,你老了,都七十七了!保重!

福祐平安南指斗,蓝屏更忆少年时。

 

                       张恭名 610

 

    题图:今日广州培正中学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