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班史永难忘30(谭宝琦)  

2017-06-18 15:35:21|  分类: 难忘的班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史永难忘30(谭宝琦)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班史永难忘30

 

编者按:一个班,竟然有自己编写的3年班史,这可能是省实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班史。摆在小编案头的1994年6月编印,1999年6月再版的《广东实验中学八年(6)班(1960年-1963年)纪念册》,除了老师同学的文字外,还附有这个班的班史。从2017年5月16日起,我们将连载这本纪念册的文章,与大家一起重温省实的光荣传统,分享八年(6)班值得称道的班史。

 

深厚的师生情谊

 

七月中旬,我打电话给荣建南,询问八(6)班纪念册再版的情况,知道有十几位同学新写了文章。我非常欣赏这群学生,他们如今到了知天命之年,仍保持少年时的青春活力,说干就干,百忙中挤出时间写稿、编辑,精神实在可嘉。荣建南叫我也写篇文章,老实说我的文笔确实不怎么样,登在班刊上实在是献丑。荣建南要我先构思一下,能写就写,顺其自然!于是我像老师允许我可以不交功课那样松了一口气。

思想放松了,反而觉得有东西写了,我想我应当把我在香港工作生活感受到的师生情谊写出来,让大家分享,并以此来表达对所有关心帮助过我的省实师生的一分谢意。

我是孤身一人离乡别井到港的,屈指一数,也已度过了十个春秋。要数这十年省实师生对我的友情,真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有这么多省实的教师和学生真诚的关怀,我像到了一个新的大家庭一样感到无比的温暖和幸福。

记得抵港后的第一天是八(3)班学生杨小辉亲自带我到入境处办理手续领取证件,使我的身份得到确认而获得起码的安全感。

抵港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是省实的师生请我喝茶,向我介绍情况,我记下他们的电话,使我一踏足香港就像设立了联络网和咨询台一样,我这个新移民求助有门了。1990年我找的第一份工是在九(1)班学生周自强的鼓励下去应聘的。当我工作遇到困难时,也是学生们助我一臂之力。我不会忘记,在新界的大埔商场一个人看管着一个几平方米堆满商品的摊位,晚上一个人收摊有多麻烦多吃力。我把情况告诉周自强,他即放弃了周末的休息,带着儿子替我顶班,让我有个喘息的时间去吃午餐。住在大埔的杨小辉则在晚上下班后不顾一天的辛劳过来帮忙收摊。这种助人为乐的事情时常发生在我身边。

我是年过半百才到港的,又不懂英语,找一份合适的工作谈何容易!全靠八(1)班的蔡初广同学及其爱人的推介,使我到了一间盲童学校工作,协助老师管理教育弱智失明的少年,担任他们的宿舍家长,这属于特殊教育,是教育工作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我在这学校整整工作了九年多,并在今年暑假正式退休,结束了我从事教育工作的生涯。

在香港经常听人说:“相处好,同住难。”但省实的学生视师生情谊为重,在我暂找不到地方住时,是杨小辉主动让我住在他家达四个月之久,之后,虽然在学校有宿舍让我住,但假日只能投亲靠友,又是省实的九(1)班学生黄春燕,热情邀请我到她家住,到了她家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方便、舒适。她还接待过不少同学,又曾接待过我的妈妈和儿子。她真是善解人意,对我体贴入微,她待人的真诚永远铭记在我心。

入乡随俗是最基本的常识,虽然我是从广州这个大城市到香港这个国际大都会,由于是一个从校门到校门,在学校过了十多年集体寄宿生活的人,很多礼节和人情世故都不太懂,到港后要从头学,否则得罪人也不知道。省实的李豪章老师就是我的首席顾问,他担任香港某中学的体育老师,工作很忙,但他总是不厌其烦地耐心地解答我提出的任何问题,真是有问必答。他和何淑贞、邓宾仪、李乐真等老师一样很关心我,有关工作压力、人际关系等问题,他们都乐于听我的倾诉,为我排忧解难。最使我敬佩的是省实的刘友颜老师及她的丈夫黎先生,他俩早年因工作需要来港定居,黎先生是中旅社的元老,是资深的有贡献的老干部,虽然来港已有几十年,但他俩仍保持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生活作风。如今两人已到古稀之年,但对省实师生的关怀和照顾仍不减当年,他们年年都不忘给省实的老师寄贺年卡,他们帮助过不少省实的同事和学生,给他们介绍工作,曾与何淑贞老师一起赠送旅游票给省实两位老师以圆她们香港游之梦。他俩为人正直,待人慈祥,我也经常到他们家作客,在他们家听音乐、看电视、扯家常、一起进餐,像在自己家一样自在、温馨,所以从海外或广州来港的老师都喜欢拜访这两位为人敦厚的热心人。而我们在港的教师一旦知道有母校的教师到港,都闻风而聚,久别重逢,分外开心。正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天有不测之风云。一向自认为爱好运动身体强健的我,也免不了有突发性的病。今年春节后回港上班的第三天,晚上突然心跳加速,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一量血压竟然是“95-185”。这个数字在我的病历上还是第一次出现,一时间我六神无主,是请假还是坚持工作?我马上告诉冯丽娟同学,她建议我立即去医院诊治,因为血压突然骤升事情可大可小,不可掉以轻心。于是我马上到玛丽医院急诊,经大夫检查后让我留院观察治疗。两天后出院,但出院不到一周,血压又再次突升,这次我有经验了,为了节省时间,又是在冯丽娟的介绍下,到省实六五届学生古学滇的诊所治疗,他除了给我及时开药外,建议我休息几天后到大医院作一次较详尽的心电图检查,以查明病因,对症作彻底治疗。回想起三年前我的血压已有偏高现象,曾到肖志兰同学的诊所就诊,肖志兰很细心地给我检查,既赠医送药又给我介绍保持血压正常的知识。如果我当时老老实实按她的话做,或许不会出现血压突然升高的症状。在这里让我对两位医生说一声“Thank you rery much.”

在香港和广州,和省实学生接触较多的还是1963届八(5)班和八(6)班的同学。他们是我第一次当班主任第一次教物理课的学生。我把他们看成是自己的弟妹一样可亲。如今他们长大成人事业有成了,其中不少已是各行各业的主将和头面人物,但不论职位高低只要大家一相聚,都以同学相称,还会叫“花名”、“爱称”。老师和学生也融为一体一起唱卡拉OK,一起翩翩起舞,一起谈笑风生。每次聚会,只要有空,我一定参加,享受这欢乐愉快的时光。在香港最热心联络我的是赵雁贞和冯丽娟、叶旭、九(3)班的李淑萍等,特别是赵雁贞同学,当初知道我有家不能回时,多次请我到她家,第一年春节还请我参加她的家庭烧烤野炊活动,让我感受到春节家庭团聚的气氛,分享野外活动的乐趣。更难得的是她的丈夫,也亲切地叫我谭老师,非常关心我,在我最需要时帮助我,令我终生难忘。

在港的省实学生尽管有的我未教过,但他们随时都向我伸出友谊之手。如谭宝硕同学经常赠送书刊给我学习,林高泳介绍专科医生为我治病,她是游泳高手,不少省实同学的子女在她的指导下学会了游泳。

在毗邻香港的深圳,八(5)班的何式枢经常主动接待到深圳旅游的老师,我的儿子于1991年赴美读书经深圳罗湖出境,他帮忙接车,最近我带我的母亲和妹妹到深圳,他预先为我们订好酒店,安排得非常妥当。还有九(1)班的潘淑德同学,知道我在深圳就主动邀请我和妈妈妹妹一起到她家住,非常热情地招呼我们,我妈妈和妹妹都齐声称赞:“你的学生真好!”

的确,省实的学生就是好!而我心目中十年一贯制试验的第一届学生最优秀。不是吗?试看有哪一届学生像我们八(5)八(6)这两个班的同学,在离开中学30多年后还聚集一起编写班集体的纪念册?恐怕在全国也是首创,古今中外也绝无仅有!又有哪个班的学生毕业30多年后的相聚,仍能亲切交谈,坦然相对,切磋共同关心的问题?特别是八年(6)班这个集体,自从班的纪念册出版后,经常联络、相聚,把少年的纯真友情继续发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事例数不胜数。更令人感动的是学生们如今已是各个单位的主心骨或“掌门人”,工作和家务的担子都很重,但他们仍然在百忙中抽空去拜访退休的老校长和老教师。前年周惠梅老师不慎跌断脚,黄凤清一知道马上把周老师送到荔湾区人民医院,找最好的骨科医生为她治疗,使周老师不到一个月就康复。周老师很感动地说,要不是凤清帮忙,我可能失去了越洋到澳洲探望儿子的机会。老校长李庆余突然生重病,八(6)班的学生知道后,即赶到中山石岐去探望慰问。

(5)班的张定兴,已获得美国眼科博士学位,他每年都到广州中山三院为眼疾病人治病,我妈妈右眼的疾病是张定兴亲自做的手术,使她几乎失明的右眼重见光明。张定兴为中山三院捐赠了十万美元的先进设备,他说眼科医院发展很快,每年两次到广州为的是把最先进的眼科手术奉献给自己的祖国。张定兴从一个普通的医学院毕业生成长为医学博士,期间经历不少艰难曲折,但在他和张桂光、罗斯宁等同学主编的八(5)班纪念册中,他撰写了好几篇同班同学的创业史,对自己的成就却只字不提,可见他已经是一个相当成熟又谦逊的成功人士了。

今年十月,我们这两个班将大聚会,交换纪念册。在八(6)班的梁培福、麦国枢、马冰然、荣建南等同学的商议下,决定从6月份开始再次征稿,重新印刷增加篇幅,并加印足够的册数,以赠送给八(5)班的同学。我把这个消息通过IDD告诉远在美国的张定兴,他非常兴奋地说,这次你们班又走在我们班前头了。我听了很感慨,我们这批学生可爱就可爱在有这种不甘落后、不服输的敢于迎接挑战的上进心和拼劲。正因为有这种精神,省实才会人才辈出,桃李满天下。这种力争上游的精神还渗透在这两个班无私的友谊竞赛,实在难能可贵!

 

谭宝琦

1999年9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