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过去一些事儿2(校友回忆)  

2017-07-03 23:34:46|  分类: 晓日凌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一些事儿2(校友回忆)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过去一些事儿2


一点说明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与司徒学长联系上了。不久听说他写了些他经历的故事,讨要看了,甚感其中的趣味

他是一个特殊群体的一员,他的经历在我们那个时期,有的我也经历过,有的有人经历过,而他凭着自己的信念、智慧、努力以及不懈的追求,达到了一个我们这代人没有多少人达到的成功。他的回忆,让我重回那个年代,回首往事;让我了解,他们那个大多数人不熟悉的可谓惊心动魄的经历;让我看到一个成功者的艰苦付出以及策略的灵活应用;让我全方位立体地探视超级大国的那个人们并不熟悉的角落;甚至透过他努力以通俗的方式讲述的那些相当专业的故事,我还能够读出他所走的每一步的困难、坚毅,以及在那些过程中,人类共通的优秀与劣根的表露——原来人性舞台上演出的种种戏码竟是如此远近相通,不分肤色与种族;当然还有司徒家的故事,他的教育经……

因为他的故事有其特殊的一面,所以,征得他的同意后,在我这个栏目中连载,希望各位也不要错过我得到的机会。

 

                            

 

第一篇:大陆篇

第二章  替我父亲平反

1967年3月至5月)

 

替我父親平反

當年膽粗粗地替父親平反,肯定是鹵莽,是我明知故犯。

怎麼說呢?當年父親成了牛鬼蛇神,遭到非人待遇!大時代的背景就是這樣,我們能做什麼呢?只能徒呼奈何!到了1967年的1月份,自從提出打倒劉鄧陶以來,中央旗幟鮮明地指出這次文化大革的大方向是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因此我哥姐的科研和大學單位開始紛紛替他們單位內的知識份子平反。以至有後來二月逆流翻案黑風的稱謂。

我哥姐孝順父母,每次回家總是對父親好言安慰如今他們的單位開始替他們的牛鬼蛇神平反了這樣的消息回來安慰父親。一次,剛好我從外面入來,我哥見我就把我當作省實文革運動領導人那樣,對我什麼為什麼省實還拒不執行中央的最高指示替老師平反,要跟隨中央文革鬥爭的大方向。他們越講越興奮,越講越有道理,說要去省實替父親論理,要替父親平反。我提醒他們要冷靜,省實是中學,中學生並不是這樣理解中央的精神。學校裏的牛鬼蛇神還是牛鬼蛇神,我們要冷靜。他們指責我怕事,父親有難不敢挺身而出。父親也可能被關久了,喪失了分析能力,他太渴望平反了。他沒有作聲,默認了。

你想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還有什麼話說呢?我家是一級級大石砸死蟹,我只能聽命執行。

結果當天我們被人推出校門,當晚父親回來被人打到頭崩額裂。

經此一事,我決定從此不再聽任何人的話。這也許是上天的旨意,讓我拋開一切框框條條,做個獨立自主的人,堅定地走自己的路。這件事在我心中慢慢發酵,最後它刺激了我並讓我萌生了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想法。

替父親平反,是鹵莽,然而它卻是我人生的另一個轉捩點。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C老師短兵相接

1967年5月)

大概到了五月份學校要複課鬧革命,我又灰頭土臉地回到學校。當時學校人並不多,回校後參加了班上的分組學習討論。討論學習的地方在操場的一角落。完了之後大家分散離開了。當時C老師是參加我們這一組討論的,所以他叫我留下。

什麼事?

他說:你對那件事的看法怎麼樣

我模不著他想要問什麼。

再问什麼事情看法怎麼樣?我是客氣平靜的。

他說:關於你父親的事情……

嘩!這件事讓我撞火了。

我提高聲調回答說:這件事情你認為怎樣呢?!

他說:怎麼你的態度是這樣的呢?

我說:那你認為我的態度怎麼樣呢?!我寸步不讓。

他說:看來你還沒有覚悟。

我說:沒有覚悟又怎麼様呢?!

他看到我們沒有辦法對話下去,悻悻地走了。

看來我又闖禍了,馬上匆匆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關於C老師的幾件小事

那是發生在2011年我回廣州的事情。

2011年11月7日,我十一班在沙面的白天鵝賓館舉行入學伍拾周年紀念活动請了多位校長老師,其中有教政治的C老師,此人極賦口才,讀書時頗受同學們的尊敬。他已經八十二歲並不良於行我們專門請人開車接他來,並準備了輪椅。還有教物理的Z老師,他196肆年來校1965年離開。因為他是一位極有才華,言論極富煽動力的老師,給予我們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我們非常懷念他。

Z老師傳聞在省實發生了一場師生戀而被校方婉勸離校的(詳細情形是我最近才聽到的)。故事的女主人是當年Z老師任班主任的學生,因家庭的關係成為留校寄宿生,身為班主任的Z老師關心這位女生,經常晚飯後在運動場的跑道上散步開解她,導致這個女學生迷戀上了老師。校方肯定有一定的把柄才婉退了Z老師。故事仍未結束,在文化革命其間有個同學言之鑿鑿告訴我,他與幾個老友有一個晩上在珠江河畔坐在欄杆上聊天,忽然覚得坐在他們下邊的人談話聲音非常熟悉,細看原來是Z老師與這位女同學。Z老師在廣州的大學當了教授,據同學講他研究有成,今雖然退了休,學校仍有實驗室,繼續他的科研工作。

當然我們在懷舊的聚會中,各自拿著麥克風講述各人對當年省實的懷念。

主持人開場白過後,老校長講了話,好幾位老師也講了話,同學們也發了言。

我四十多年後才第一次見到Z老師,感念當年他對我的鼓勵。我發言講了一件大家都知道但都忘記了的往事。

那是1965年,九年級下學期開學時我們去工廠勞動過程中我全身腫,中途回中山醫治療導致在家休養過了期中考。(在此我要替中醫說句公道話,急性腎炎西醫僅幫助我退了腫,但不能治癒,每次驗尿都沒有好轉,要我絕對臥床休息。當時我姐正在廣州中醫學院研讀,去佛山石灣實習,聞訊後馬上回家,立即帶我到廣東省中醫院看她的腎科專家教授,看了三次,小便檢驗逐次明顯進步。好了)當時老師們都關注我是否有能力升上十年級。一天上Z老師的物理課,他發現L同學在打瞌睡,他向L同學發問,當然L同學回答不了。於是他又想繼續向其他同學發問,他轉身發現了我。他就問了我同一問題。雖然我非常留心聽書,但物理課的概念並非易懂。我當時只是執住老師的口水尾講了幾句。Z老師當時大受感動說:L同學,你應當感到羞愧了,人家司徒偉同學休學那麼長時間都能追得上,而你……這是我第一次被老師在眾人面前即席誇奬讓我好打了強心針一樣,從此更加主動積極學習以致後來在讀書的日子受益不淺,所以我要感謝Z老師當年的鼓勵。

不久,C老師發言了,他拿過麥克風寒暄了幾句後,話鋒一轉:Z老師,我還是要批評你幾句,你當年搞的師生戀是不對的……

嘩!嚇得我們大氣不敢出。這是2011年的紀念入省實五十周年的日子怎麼搞成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批鬥大會。師生戀幾乎發生在五十年前!當年是私下處理這件事。現今Z老師已經是個有頭有面的大學教授,怎麼可以受這樣的對待。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還沒有弄清楚,沒有上到司法程。我們閒人怎麼能在公開場合,以開大會的形式來講呢?

不久Z老師也發了言,最後非常有風度地為當年的不恰當的事情請大家多多包涵。

看來C老師在文化革命中並沒有觸及到他自己的靈魂,也沒有學到什麼東西,幾十歲人連尊重人的基本常識也學不到,真是枉來人間一遍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