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捷玲!捷玲!(mm)  

2017-07-22 06:57:34|  分类: 涛音梦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捷玲!捷玲!(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捷玲捷玲

 

天將亮,捷玲走了。肺衰竭的病人都走在這個鐘點。從去年十一月至今,一直擔心的事情必然地發生了。首先打電話給與捷玲亦師亦友的鄧賓儀老師,多年來她對捷玲關懷甚多。她沉重地說,一早,美國的妹妹鄧璐瑩已經來電告知此事,自己正在傷心呢。

李淑萍在電話中語氣沉重,我問:你病了?回答:正在寫回憶捷玲的文字,她走了……

打開電腦,一位國外的男同學發來信息,題目是:捷玲已然登仙境,世间再无夢中人。可見其心碎。

香港的何潤光大哥知道long要去新加坡,仔細指點所有注意事項。

我回到電腦前,捷玲大方美麗的面孔出現在眼前。捷玲,讓我此時靜靜地想想你——

1962年剛進入省實不久,就听黃碧珍詹玉婷說,廣州市小學生普通話比賽,得第一名的就是她們清水濠一小的吳捷玲,讓她們感到自豪的是,你和她們一起考入了省實。

認識你,總是在學校的晚會上。七年級的一個晚會上,你穿著越南女子的長裙,聲情並茂地朗讀一封思念丈夫的“南方來信”,全場數百人鴉雀無聲,紅色帷幕前你美麗的身影和動人的嗓音感動得我陣陣暈眩,那畫面,至今仍在腦海。

你長得美,笑得甜,舉止大方得體。作為女生,我喜歡你。

又是一個晚會,地點是灰沙球場,那天你和譚小穎表演你們拿手的對口詞。終於等到你們上場,你們倆展露招牌笑容走上台,同時開口說三個字,你說的是“對口詞”,而小穎說的卻是“毛主席”,你們倆哈哈哈大笑起來,笑彎了腰,然後面紅耳赤跑下台去。幾個節目之後,再次輪到你們上場,你們依然展露優雅的笑容,站定,開口,三個字,這回你說的是“毛主席”,而小穎說的卻是“對口詞”,於是你們又笑,笑得站不穩,跌跌撞撞回到後台……也許你們倆再也受不了自己這麼個級別的錯誤,那一晚,你們的節目始終沒有出台。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倆可愛的失態。

文革中,你的母親受到衝擊,你家門口貼滿大字報和標語,你沉默了,在九年級的學習集會中,你總是低著頭,坐在角落裡。

直到文革後下鄉了,我跟你都分到田協生產隊,卻陰錯陽差我去了另一個生產隊。後來你被調到場部廣播站當播音員,每天晚上你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廣播迴盪在炊煙瀰漫的紅土地上空,我總是停下手裡的事情,仰頭傾聽,末尾,一句“沿著毛主席的革命路線勝利前進”當年最普通的結束語,你把它讀出了韻律,讀出了氣勢,感人極深。只有你的聲音,才會引出這樣的效果。我不由得想,這殿堂級的廣播格調與這半島的貧瘠似乎很不搭調。

不久,我作為工作組成員調到場部,正好與你一個宿舍,我們四個人,除了一位政工員,還有我的好友陳幸兒。平常我們早出晚歸,只有晚上才能在一起聊天,那時候,我們一起聊服裝剪裁的樣式,聊哪一種收音機好,居然還聊巧克力如何好吃……禮拜天,是我們最快樂的日子,早飯後,我們一起上“廁所”,在空地上,一個竹子搭起來的架子,就是“廁所”,每回都是你快快方便完,跑下“樓”為我們“站崗”,然後我們一路說一路笑回宿舍。那年你妹妹小玲來農場看你,就睡在碌架床上層,妹妹說想去大陸南端的海安看看,你為她安排了車子。晚上,小玲回來了,她被海邊的太陽曬得通紅,第二天鼻子還脫了一層皮,痛得不行,你很心疼,為她搽藥,幫她洗臉……

轉眼多年過去。我們回城了,我在作家協會上班,你成了廣東電視台的名主持。記得你去德國進修前後,常常到我們單位來開會,你們的會總是晚上開,你來的時候,我正準備下班,於是我們聊一會。那時候,我特別喜歡你主持的兒童節目,你自己策劃、編台詞到主持……我喜歡屏幕上的你,我說這些,你哈哈笑著說,你們大作家大編輯,也看兒童節目?不覺得我們幼稚可笑嗎?哈哈哈。

後來我到香港了,在《大公報》工作,第二年,你也來香港了,你的公司就在我們公司附近,每天下班,你都會來找我,因為那個時間正是娛樂記者們趕稿的時間,她們寫完,才輪到我們發稿,所以那個空檔,我可以喘口氣,正好跟你聊天,你坐在我們六樓副刊的小客廳,向我傾訴心中的憤懑,你說自己原本就出生在香港,而且好歹也算個專業人士,但是香港的同事就是看不起你,說你是大陸來的,結果很受氣。你向我講述每天你經歷的事情,我奇怪一間貿易公司裡忙忙碌碌的人們居然還有那麼多時間去歧視“大陸人”。

1990年前後,新加坡政府來港招聘專業人士。當時面臨九七回歸,香港人有種莫名其妙的恐慌,有錢的,移民美加英澳,沒錢的,有機會就會四處奔逃,那時候南非還沒開始吸收港人,新加坡的大型招聘一開始就格外吸引眼球,即便是要交幾百元報名費,人們也樂此不疲。

你去應聘了,你的專業資格立刻得到青睞,你很快被錄取。但你對我說,你對新加坡很陌生,你很猶豫。我問那邊的待遇如何,你回答,月薪大約是港幣兩萬,我說你現在才三千多呀,趕快去!去!別再猶豫。臨走前,你對我說,現在的同事們對你另眼看待,大家羨慕極了你,也崇拜你。我說你不要因此不想走了哦。你笑起來,這是你在香港笑得最美的一次。

你去了新加坡,一次回來見到你,你給我你的名片,原來你在那邊也是節目的總策劃。聽去新加坡的同學說,在新加坡一下飛機,坐上的士,就聽到廣播裡你的聲音。

2005年,我們回校聚會。在科學樓前,我們合影留念。那次我見到你的小先生衛平,因為父母的關係我很早就認識他,我在《作品》當編輯的時候,曾有三四個月時間利用午休時間教他學英文。見到他很高興,我問候他母親好,我回憶起他父親符伯伯的往事,然後又一起說起我的父親,不知怎的一時感觸竟落下淚來,他安慰我,最後留下電話號碼和call機號,說歡迎到新開張的廣州影樓來。幾個月後,我因為有廣告要做,call了衛平多次不應,電話也不通了。直到有一天在二沙島中醫遇到劉校長問起衛平,才知道衛平在校慶後兩個月就查出骨癌,第二年就病逝了。我想起1977年符公望伯伯病重時,我代表父母前去省人民醫院看望,罹患骨癌晚期的符伯伯已經抬不起手,我傷心得大哭起來。

2007,你經過香港,我到紅勘火車站送你,你送我一張衛平的照片,我說,多帥呀,可惜你們沒生個孩子。你喃喃地說,就是啊。

2008年,校長住在東病區,你要急著回去上班,打電話叫long到醫院陪媽媽。Long陪了一天,直到校長手術後才離開。

2010年春夏,我雙膝手術剛剛好轉,我和Long,你和校長四人相約到三亞散心。我們在海邊留下很多照片(题图及尾图),那時候你多健康,多快樂。後來幾年,每逢校長生日,你都會回來參加家庭聚會,我們才有機會見到你。

……

回憶有關你的記憶片段,緩緩流淌,記憶慢慢來到2014年,春天,你代表母親為老廳長林川送行,這時候你已經生病了,在林家兄弟的致謝飯局上,我讓你坐到楊同學旁邊,讓你向他請教同病卻已經大步躝過的寶貴經驗。我不知道你在他的經驗裡汲取到什麼,我也不知道急忙趕來看你的吳聲薇醫生給你的忠告你接受了多少,還有鄧中光醫生的建議,你採納了沒有。我只是後來不斷從校長那裡得到你順利、好轉、健康的信息。但是2015年1月,校長沉痛地說了四個字:轉移雙肺,這消息對我猶如晴天霹靂,但令我不解的是,接下來我依然不斷從校長那裡得到你健康、好轉的信息。

2016年7月,那是你最後一次回國。我原本沒打算回去見你,於是通知東台,告知你的情況不樂觀,東台組織了九三班的聚會,竟然聚集了兩大圍,小建還特意參加為你們的團聚拍下一組寶貴的照片,那些照片我看了,你很開心,但難掩病容。我還是決定回廣州見你一面,我們一起到“牛哥”晚飯。你和葉子乘Long的車,我和校長、矮瓜姐姐乘曉輝的車,路上曉輝一個加速,Long被甩掉而且失去方向了,這時候,你通過對講機哇啦哇啦地跟我們對話詢問出路,我覺得那聲音好聽極了,於是我說:新加坡國際傳媒機構570(吳捷玲)台現在開始廣播,兩車的人都笑起來。飯桌上,大家談笑風生,你的飯量很正常。我看到你和葉子在對面討論病情,我聽不清你們講什麼,回來的路上我才知道你們倆對於治病的路徑存在一些分歧。後來我也聽葉子說起,不知為什麼我崇拜葉子那套理論,很多年,越來越崇拜。回到香港,為了讓你更了解葉子的理念,long給你發了很長的信息,但是你沒有回复,我對long說,人各有所信所依所行,不可勉為其難。9月,你陪陳先生到印尼講學,你們同聲朗誦陳先生的詩作,你們去了東南亞幾個旅遊勝地,玩得盡興,玩開心,高興之餘,我心裡依然惴惴不安。不久,校長說你已經買好11月7號回廣州的機票,這消息著實令我們興奮起來。終於等到這一天,我們驅車回穗,就為見你。那天剛好林少、瘦雞分別回到廣州,於是大家打算來個中美非新大團聚。直到進了酒家,才知道你在前天11月5號突然暈倒,醫生診斷為腦轉移。昨天,11月6日,是你67歲生日,原想好好過完浪漫生日你就回來,但是你卻回不來了,可是你說不怕,機票今年內有效,年底前,我一定會回來。但我們並不相信你還能回來。

接下來這幾個月,校長每天都很難過,可以說是時時擔驚,日日受怕。她常常重重複複地說這幾句話:別擔心我,你們放心,我挺得住……但她越是這樣說,我們越是覺得她就快撐不下去了。這期間,我們從一切有關你的信息的隻字片言中捕捉你、感受你……直到19號你進入危急狀態,那一天校長已經在安排所有有關你的後事,她似乎很鎮定,卻令人不安,一天后,你帶走了所有的痛苦、卻毫無痛苦地走了。

當我鼓起勇氣打電話給老校長。她竟然先問:你咳嗽好些了嗎?我說好些了。接著我們都靜默了,平常嘰里呱啦的我,居然不知怎麼把話題扭轉到你這裡。十秒,二十秒,校長終於說:你已經知道了。我說是的。我說,校長,捷玲不單單是你的,她也是大家的,現在很多同學都在傷心呢。校長終於哽咽了……聽矮瓜姐姐說,這一天,校長終於哭出來了,哭了好幾次……

這,倒令人放心了。

捷玲,我不想跟你說告別,在天上雲間你一定依然緊盯著、深感著世間冷暖,因為這裡還有你至親至愛的人。

捷玲,你來如流風回雪,走如輕雲蔽月,你一生的精彩全在廣東電視台和新加坡國際傳媒機構工作的日子,應該說你是廣東電視台的名主持,更是新加坡華語廣播界的翹楚,你開創了新加坡普通話廣播的新輝煌,你的學生們已經成為新加坡新聞廣播界的領航人!捷玲,你青山不墨綠水無弦的人生,確實應該有個傳記,配上每個時期你婀娜的身影,為你的生命留下一抹瑰麗的韻,一闕婉約的詞,一首淒美的歌。

我期待。

 

                      mm


捷玲!捷玲!(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44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