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过去一些事儿7(校友回忆)  

2017-07-08 09:02:25|  分类: 晓日凌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一些事儿7(校友回忆)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过去一些事儿7

 

一点说明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与司徒学长联系上了。不久听说他写了些他经历的故事,讨要看了,甚感其中的趣味

他是一个特殊群体的一员,他的经历在我们那个时期,有的我也经历过,有的有人经历过,而他凭着自己的信念、智慧、努力以及不懈的追求,达到了一个我们这代人没有多少人达到的成功。他的回忆,让我重回那个年代,回首往事;让我了解,他们那个大多数人不熟悉的可谓惊心动魄的经历;让我看到一个成功者的艰苦付出以及策略的灵活应用;让我全方位立体地探视超级大国的那个人们并不熟悉的角落;甚至透过他努力以通俗的方式讲述的那些相当专业的故事,我还能够读出他所走的每一步的困难、坚毅,以及在那些过程中,人类共通的优秀与劣根的表露——原来人性舞台上演出的种种戏码竟是如此远近相通,不分肤色与种族;当然还有司徒家的故事,他的教育经……

因为他的故事有其特殊的一面,所以,征得他的同意后,在我这个栏目中连载,希望各位也不要错过我得到的机会。


                              

 

第一篇:大陆篇

 东山再起

19698月中19691010日

 

勇者朋友多

回到廣州,坐牢過後心情鬰悶,窩在家裏。我妹見到我情緒低落,鼓勵我出去找朋友聊天,特別是找女孩子聊天,驅除那憂鬱的陰影。

既然事已敗露,我把事情的發生跟幾個核心的朋友和盤托出,得到他們的同情和友愛。

有一次去了一位女孩子的家,她的父母對我非常客氣。後來她告訴我,她把我的故事告訴她的家人,大人們告訴她,司徒偉是她所有朋友中最有志氣的人,他會有出息的。我聽後很受鼓舞。

L同學知道我的事,我們之間聯絡更密切。他是個電子天才,他的房間就是一實驗室,他幫我改良我的假zheng明製作技術。

我的方法是用從藥房買到的雙氧水作氧化劑去除常用證明的墨水筆字,買草酸作還原劑以中和氧化劑,氧化劑過頭會令紙色變黃,他用曬相技術幫我控制,然後過明礬水以讓紙乾後墨水筆再寫時不化水(是九年級化學課專心聽書學到的知識),再然後鋪在玻璃面上陰乾,最后夾在薄衣服裏用熨斗燙平。

據說L同學後來用了最新的電版印刷術,用相機拍下印章,然後用他的技術將電版印章成形。他的證明是如假包換最堅的證明,可惜我無福消受。有人幫我曾經嘗試用蕃薯雕印章,效果不好,又用磨刀石試。在當時工藝水凖普遍低下的時代,也不必要求那麼高的水準,能蒙混過關就行,靠膽行事也可以。

L同學家是大戶人家,自住三層,沒有讓其他人因他家是資本家而被占住也算幸運之極。我大嫂家可沒有那麼好彩,封的封,占的占,想不到硬遷入住的竟是我省實一工人成份的1965屆校友,他認得我,所以每次他見到我都非常不好意思。

通常我到L同學家,跟著他很快就竄到三樓他自己的房間。一天,我從後門進門後,照例動作迅速地跟他上樓,正要上三樓时,在二樓被他的那位當醫生不久的三姐叫住。顯然她知道了我的事,她用尊敬而好奇的眼神問了我幾個問題,我乖乖地坐下,遵命簡單地回答了她。

K君對我特別友好,他看到我那勃勃的朝氣,曾對我說希望我發達後不要忘記他。我感謝他對我的看重,對他說我們都是年青人,應該奮發有為,不要講些喪氣的說話。1975年我哥到美國後說,有一次他在香港九龍的街上,有一部貨車經過,有人大喊他的名字並與他揮手,是K君。正想回應時,車已絕塵而去,只能招手回應。K君也到了香港,當時可能是做跟車的夥記,可惜無法聯絡到他了。

輝哥對我更不在話下,經常晚上到他家,爬上四樓的天棚躺在那裏與他聊天,從友誼中得到力量。

友人之間的一舉一動,一問一答都讓我感到他們對我的熱愛和關切,我贏得他們的同情與尊敬,很受激勵,一洗頹氣!

對,勇者朋友多!

 

看掌紋問前程

在東莞監倉認識了一位比我年長的社青,他能說會道,還自吹自擂說自己會看手相。在獄中大家無事做,在這樣的人生的低谷大家都渴望知道自己何時轉運,但他卻吊起來賣沒有幫任何人看。回廣州後,我繼續與他交往。在交往中我常會興致勃勃地與他分享自已剛剛看完某本名著的故事,他稱讚我記憶力強,有講故事的能力。

一天,我請他到西濠電影院隔壁一家馳名的餃子店吃餃子。正當他大口品嘗美味的餃子時,我把手掌伸出讓他幫我看看前程。在雞肶打落牙較軟的情形之下,他勉为其难地幫我看看。

我心急地問:“怎麼樣?我會發達嗎?”

見他深思不語,我又問:“我會有錢嗎?”

他說:“錢是有的。”

他接著說:“你的掌呈方形,是一只有為的掌,但手掌薄,肉不夠厚,不能夠享受父蔭。每一分錢都是自己辛苦賺來的。”

我說:“有錢就好!”

他又講:“我本來認為我的掌紋不錯,我是屬於撈偏的,煙這一行適合我做。但是你的掌紋比我還好。”

其實世上還有什麼比一個剛出獄的人處境還差呢?!睇相算命只不過給自己一點精神力量而已,這是自己當時渴望擺脫困境的內心世界,也是焦慮的反映。

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也沒有絕對的壞,關鍵在於自己的取捨,自己的態度。要能提振自己,要有一顆積極進取和永不言敗的心!

 

豪言壯語

1969年9月)

與友人的交往,重複著積極正面的話語,在互動的過程中往日的自信逐漸回歸。一次與林文棟同學散步聊天,他因家庭成分不好,早早出來工作了,我們越講越興奮,慢慢地一個清晰的人生藍圖出現在眼前。我向他宣示:

“我最終的目的是要去美國讀大學,因此我必先要去美國,要去美國我必先去香港,要去香港我必先要偷渡。這就是我現在集中精力要做好的第一件大事!”

這是我的遠景規劃,有了此一清晰的戰略目標,讓我以後的日子都圍繞著它行事,一步步地向著目標前進。

後來我在基督教的聖經上看到一句“向著標竿直跑”的金句,凡事都要有清晰的目標,也就是這個意思。

我始終記住這段說話與當時的情境,在2002年,2011年與2014年回穗時我都與林文棟相聚,緬懷當年的情境。林同學己是一位成功的商人。

 

與吳行同學的一次預言

一次,剛離開L同學家,在文明路與越秀中路的街口,遇到了八(2)班的吳行同學。我剛在輝哥家認識他不久,他是輝哥最敬佩的同班同學。輝哥多次對我講吳行是他最要好的同學,多次提及他的文學詩詞深厚的功底,對事物有深度的認識見解,與他的娃娃臉十分之不相稱,然而他贏得輝哥對他的尊敬。

我與他握著手講:“你將會在兩三年之後見到一場風起雲湧,波瀾壯闊的偷渡大潮出現。”

2010年,我們在三藩市再聚,吳行同學補充道:“你還說,將來謝崗必將成為我校的偷渡前線!”

回望那段歷史,的確如是!

 

在大陸讀的最後一本小說

記得我在《亞瑟王之死》那本書的談判結束後,對方講在他的生命中他會繼續不斷地看這類名著。我好像已經預感到事情的變化,我回答說:“我不會,我只不過把讀小說看作一個階段性的事情,將來必定會起變化,也許我會看些其他的書,但一定會跳過看小說這一階段。”

當時只是說說而已,想不到往後的日子的確再沒有這麼大規模地閱讀世界名著了。在廣州讀的最後一本是《斯巴達克思》。這本敘述希臘奴隸反抗羅馬的史詩,記載著那英雄們偉大的搏鬥。它來得真是時候,讓我讀得熱血沸騰。

是的,該是我出場的時候了,就該像斯巴達克思的勇士們一樣勇敢地搏鬥。

 

廣州市,我最後的印象

那是1969年國慶前夜,我哥準備返回淡水。那天晚上我和他一起走過農民講習所,那裏新建了一個廣場,燈火輝煌,鑼鼓喧天,人頭湧湧。我們穿過人群轉入德政中路回家,我很少見過如此明亮的燈火,大概是新建的廣場開幕禮吧。然而,我感覺那熱鬧的場面與我們無關。

過往,我每次走中山四路都避開可怕的省實正門,走另一邊。此時,它熱鬧的場面是我對廣州公共場所最後的記憶!

 

前無去路,後有追兵

我哥走後,外邊有很多流言說政府要在國慶期間嚴打各地盲流回城的人。有從生產隊回來的人告訴我,大隊已決定到廣州緝拿我回去作反面教材的樣板,要鬥我。

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已無時間猶豫,決心再冒險一次。

先去淡水,再從那裏尋找機會。

去淡水,據上一次的經驗,從惠州搭車到淡水這條路太危險,陳江站的那一關難過。另一條路是從惠州搭車到永湖,永湖在淡水的北邊,然後從永湖步行南下,順著山邊小路大概步行三至四小時可到達淡水蓮塘面大隊。這條路偏僻,蓮塘面是在淡水與永湖之間,年初我哥已成功插社到那裏。走這條線有兩個渡口,一個是永湖車站要過小河到永湖鎮,另一個是這條山路有個小渡口。據說撐船的可能是民兵,可能會檢查證明,但沒有陳江站那邊的嚴。若果有下放到當地知青同行最好,能對答如流,免得帶著行李引人懷疑。可惜我哥剛好已經回去,來不及通知他來永湖接我。

我急切需要有當地知青帶路,帶我安全由永湖到淡水蓮塘面這一段。其二要有由廣州到惠州買船票的辦法,因當時買不到去惠州的船票。

剛好有一位下放到淡水蓮塘面的知青亞B,有人出錢求他安全地把自已由廣州帶到淡水。亞B需要兩張由廣州到惠州的船票和他客戶的通行證明。另外我又找到有人有辦法買到船票,她是我哥的小學同學馮女士,她也想去淡水,但需要通行證明。這樣由我負責證明,一共五人,亞B,他的顧客,馮女士,我以及我妹。有了這個組合,大家同意我走永湖到淡水這條路線。

我決定帶我妹去。我自己不想帶女人,相信別人也不會帶她。只要她有這個意願,這個責任我一肩挑起。

一切準備好,定了10月10日下午1點在大沙頭碼頭12號車總站集合,下午2點開船。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