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过去一些事儿8(校友回忆)  

2017-07-09 11:24:52|  分类: 晓日凌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一些事儿8(校友回忆)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过去一些事儿8

 

一点说明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与司徒学长联系上了。不久听说他写了些他经历的故事,讨要看了,甚感其中的趣味

他是一个特殊群体的一员,他的经历在我们那个时期,有的我也经历过,有的有人经历过,而他凭着自己的信念、智慧、努力以及不懈的追求,达到了一个我们这代人没有多少人达到的成功。他的回忆,让我重回那个年代,回首往事;让我了解,他们那个大多数人不熟悉的可谓惊心动魄的经历;让我看到一个成功者的艰苦付出以及策略的灵活应用;让我全方位立体地探视超级大国的那个人们并不熟悉的角落;甚至透过他努力以通俗的方式讲述的那些相当专业的故事,我还能够读出他所走的每一步的困难、坚毅,以及在那些过程中,人类共通的优秀与劣根的表露——原来人性舞台上演出的种种戏码竟是如此远近相通,不分肤色与种族;当然还有司徒家的故事,他的教育经……

因为他的故事有其特殊的一面,所以,征得他的同意后,在我这个栏目中连载,希望各位也不要错过我得到的机会。

 

                                         

 

第一篇:大陆篇

 第二次尝试——去淡水

19691010-11日

 

這次去香港一如唐僧到西天取經,闖過了七七四十九道難關,克服了九九八十一個險阻。

 

1969年10月10日

這次我帶我妹一起走,是要讓她熟悉盡可能多的環節。跟我媽講了再見,她點點頭,沒講一句話,只見她那充滿無奈的眼神。我爸的事已經讓她提心吊膽,兄妹又各散東西。我的事從不對她講,那時候的老人家怕事怕到不得了,為了不讓他們膽顫心驚,還是不讓他們知道好,她也不知我們要去哪。

就這樣我離開居住了十年的西堂,居住了十七年的舊華附校園(六年平山堂1952至1958,一年初中部1958至1959,曾當華附的辦公大樓,十年西堂1959至1969),居住了二十一年的廣州。

 

靚仔縮沙

  我們乘車到了12號車大沙頭總站,還有十五分鐘才到一點的集合時間。馮女士已經到了,十五分鐘後亞B帶著他的客戶,後面跟著三位與他送別,年紀與我們相仿的少女。

客戶是位高大英俊的青年,斯斯文文,家庭背景應該不錯,可以出得起錢請人帶路。一看上去皮細嫩滑,他後面的三位小jie也是斯斯文文,長相姣好的女孩。她們都露出耽心不舍的樣子,我猜她們是靚仔的姐妹。

我下決心之前心裏也有耽心、猶豫、害怕,但是,一旦下了決心之後就一切交托給命運。我總覺得既然下了決心就不要再婆婆媽媽,不要再讓情感的事來干擾。在搏鬥場上豈能分心?!

我正想招呼大家過馬路入大沙頭碼頭客運站,但見亞B與靚仔和三位小jie們帶著焦慮在討論什麼。我走過去,亞B迎上來對我說:“我的客戶耽心你提供的證明不夠堅,怕過不了關。”

我馬上說:“絕對冇問題,我拿著這樣的證明出入好幾次了,都沒有問題。”

我耽心這個靚仔縮沙,為了給他們緊迫感,我們三人一邊過馬路,我一邊揮手招呼他們也跟著來。

我們過了馬路,我再向他們招手,他們遲遲疑疑地開始過馬路。

我們正要進入碼頭圍牆的入口,我又回頭向他們招手。

走走停停,走過小廣場要進入大樓了,他們站在大樓外邊停步不前。我跑過去輕拍那靚仔的膊頭,低聲地對他說沒事的,放心好了。

說完之後我們三人進了候船室,他們也不情不願地跟著進來。我看到亞B還不斷地跟他溝通,我不再看他們了,害怕他們改變主意,坐下等候入閘。

快到兩點,人們開始排隊入閘,我又向他們招手。這時看見亞B向我走過來對我說:“偉哥,真的對不起,我盡力了,他就是不放心。他是我的顧客,他不去,我去也沒有意思,非常不好意思,對不起了。”

這時我看見那靚仔頻頻用手帕擦汗,有如釋重負之感。那三位小jie圍著那靚仔同樣有如釋重負之感。

當一個人決心要做一件事,他會找到任何的藉口去做,但當他不願意做的時候,他也會千方百計找出不做的理由。他心理上還未準備好,他害怕,冷汗直飆,還在三個嬌氣的女人簇擁之下,他的決心被徹底地癱瘓了。

“怎麼辦?”我問馮女士。

她們也望著我,太突然也太讓我們失望了。我們缺少亞B的帶路會增加我們不少風險的。

但箭在弦上,已經拉滿。去,還是不去?

“我會繼續去,你呢?”我對著馮女士說。

“我也會去!”馮女士也堅定地回答。

我望著我妹說:“好!我們繼續!”她沒有作聲,跟著我。剛出門就讓她遇到這突發事變,難為她了。

我回頭望著靚仔靚女們正在離開大樓。

我心在想,前路茫茫,也不能怪他們,誰都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這再次讓我確信做大事的時候不要婆婆媽媽,埕埕塔塔。決定了的事,十頭牛也拉不回!

入閘上船後,女客住上層,有窗戶光線好,男客住艙底,無窗比較黑暗。我自己做賊心虛,不敢與我妹和馮女士說話,獨自走上樓梯口坐在船舷,看著船徐徐被拖出(花尾渡),離開碼頭逐漸遠去。看著廣州的天際線也慢慢地遠去,想念著廣州的朋友,父母親人,百感交集,直到廣州最後消失在視線中。

再見了,廣州!這是我離開廣州最後的記憶。

 

收藏指南針

根據以往乘船到惠州的經驗,船大概在早上四點多到達。碼頭上的民兵會下船檢查行李,所以我不敢帶游水救生工具,只帶了一個較大較厚的塑膠袋。但指南針必須帶,這也是我唯一的耽心。

現在回想我用塑膠袋做救生工具的決定有點兒戲,應該更科學點。

這就是年輕人,揉合著鹵莾與沖勁,是危險也是機會。

我曾經在白沙河做過試驗,與朋友一起從白沙河的珠江大橋遊去石門。把衣服放進塑膠袋內然後用嘴吹脹,再用橡筋繩子扎實。一路上來回遊到石門歸來,冇事。但沒有計算到把身體長時間壓在它上面以作救命之用的時候,它是會漏氣的。

現在唯一有問題的是指南針,要把指南針與行李分離。觀察艙位的環境,發現每個鋪位靠牆都有一個掛在牆上鐵皮制的煙灰盒並有蓋。我把指南針放在煙灰盒內,再塞入幾張爛紙。萬一被人抄到,我也可以否認说不是我的。

行李整理停妥後還是壓抑不下那洶湧澎湃的思潮,躺在那裏,想著沒有亞B,我們該怎麼辦?無解,也無耐,想著即將面臨的風險,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被人們起床收拾行李的聲音吵醒,船到了,那時才早上四點多。過了五點,民兵上船來檢查行李及通行證明。因為人多檢查不認真,著重是證明。檢查後,馬上回頭爬到那煙灰盒裏取回我的指南針,上岸去也。

 

10月11日

去永湖

惠州上船之後,我們跟著人流到不遠的惠州車站排隊買車票。這次我們要走另一條路線,搭車去永湖。車是九點多十點開出,還有很多時間。

在候車室隨意地四處看看,突然間發現了熟人,心裏一緊,馬上躲起來。一個是馮紹材老師九年級的兒子馮南璋,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因心中有鬼,所以見到任何熟人都怕。我不確定馮南璋有沒有看見我,其實見到又怎樣?從惠州坐車去謝崗也可以解釋得通,就是自己心中有鬼,如驚弓之鳥。

另一人是我生產隊裏的地主,他可能從謝崗出省城。他是見到我了。我見到他,我怕,但他見到我更怕。他也很快消失在人群中。我松了口氣,找個僻靜的角落坐下。

車來了,我們上了車,一路順利到永湖。上下車都沒有檢查證明,由車站到永湖墟要經一渡口,也沒有檢查證明,順利過了河,到了永湖墟。過渡口只需二分錢。

 

去淡水蓮塘面

因為沒有熟人帶路,我們儘量打扮得像當地知青從城歸來。先去永湖墟的市場吃點東西,然後手拿著剛買的蔬菜,摺起褲腳,穿上人字拖鞋。不能穿解放鞋,穿上嫌疑就大了。沿著小路向淡水蓮塘面出發。

剛走出墟市大概五分鐘,走在樹林小路上,看見遠遠有人騎單車向我們方向前來。反正我們見到人就怕,越來越近了,是一個男的後邊還坐一個女的。

那不是我哥嗎?我們都懵了,真的不敢相信!他也看到我們了。

他下了車,劈頭就罵:“你們為什麼不事先通知我,你們知道這條路有多危險嗎?!”

我說:“就是事出緊急,寫信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才冒險前來。”

他說:“我現在趕著送這個女的去永湖搭車出恵州,她剛從拘留所放出來,要回廣州調養身體。你們慢慢走,我回過頭把你們的行李幫你們先帶過去。”

也許這個女的就趕我們剛才那班車回恵州。在那特定的環境裏,這裏下鄉知青都是這樣,一人有難,大家幫助。

不久我哥轉過頭把我們的行李放上他的單車尾,他先回去了。他是當地知青,有合法身份。

嘩!一天都光曬!

我們發夢都沒有想到在我們最需要有人幫助安全走這條小路的時候,我哥如天神般降臨在眼前。

這得感謝老天爺!沒有上天的保佑,絕對沒有這樣的巧合!!!

其實關鍵是帶著行李走,可是我們不帶行李不行。帶了,一旦走在這條小路上會被人懷疑,我們不是本地知青,要檢查就大鑊了。如今我們身上沒有帶著任何可疑之物,現在可以大搖大擺,手提蔬菜,摺起褲腳,穿著拖鞋,十足趁墟回家的知青。我們安全了。

過了這一關,有驚無險。一路上心情大好,輕鬆愉快,邊走邊聊天。

記得馮女士講:“我們到了香港就可以飲可口可樂了。”

我問:“什麼是可口可樂?”從未聽過。

馮女士驕傲地說:“可口可樂就是美國的高級飲品!”我們神往地想像不知何味的可口可樂。

事實上我到了香港後一年多才在一個親友家中喝到了由臺灣帶回來時髦的罐裝可口可樂,以前還是樽裝的。喝過之後,並沒有什麼幸福感,就像我們廣州的沙士汽水,只是廣州沒有賣告白,沒有被吹噓上天罢了。

在未得到而又響往的時候,那種神秘感把人弄得神魂顛倒,得到之後,也不過如此,拋諸腦後,這就是人性。

我們順利抵達蓮塘面,馮女士還要繼續南行到淡水鎮南面的保紅大隊,去投靠她妹妹,我們互道珍重再見!

2013年,從友人處知道了馮女士在紐約的電話,與她聯絡。她已經不記得我是誰了,僅記得我哥是她附小小學同學。她說那次她失敗了,後來經過無數次的前赴後繼,坐了無數次的監倉,好幾年後她才成功,她的頑強精神真令人敬佩!可見運氣是人人各不相同。她在紐約安了家,開了間乾洗衣服的店鋪,皇天終不負有心人!

(在这回忆录发出的第二天就有热心人士联系上冯女士。冯女士从纽约打了个电话给我,一起回忆往事,真高兴,百感交集!我们是另类的老三届,有我们另类的辛酸故事。冯女士还把故事与她的弟妹分享。电子邮件写回忆故事有好处,方便把散失的友人再次联系起来。再次谢谢热心人士。)

 

試水有多冷

在蓮塘面見了新舊朋友,在那裏大家互相寒暄,講著同一件事。他們在講昨天又聽到有人在海裏出事了,天氣轉冷,今年到了水尾,是不是考慮明年再來。房間有十來個人,很熱鬧。

飯後,他們提議到村邊的小水庫先試試水溫。我們去了,當身體濕了水之後,風一吹過來,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在打冷顫。朋友認真地說是不是要重新考慮。

是的,天已轉冷,但我沒有作聲。我心想應趁早一搏,這是最後的機會。

  评论这张
 
阅读(5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