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过去一些事儿10(校友回忆)  

2017-07-11 08:48:59|  分类: 晓日凌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一些事儿10(校友回忆)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过去一些事儿10

 

一点说明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与司徒学长联系上了。不久听说他写了些他经历的故事,讨要看了,甚感其中的趣味

他是一个特殊群体的一员,他的经历在我们那个时期,有的我也经历过,有的有人经历过,而他凭着自己的信念、智慧、努力以及不懈的追求,达到了一个我们这代人没有多少人达到的成功。他的回忆,让我重回那个年代,回首往事;让我了解,他们那个大多数人不熟悉的可谓惊心动魄的经历;让我看到一个成功者的艰苦付出以及策略的灵活应用;让我全方位立体地探视超级大国的那个人们并不熟悉的角落;甚至透过他努力以通俗的方式讲述的那些相当专业的故事,我还能够读出他所走的每一步的困难、坚毅,以及在那些过程中,人类共通的优秀与劣根的表露——原来人性舞台上演出的种种戏码竟是如此远近相通,不分肤色与种族;当然还有司徒家的故事,他的教育经……

因为他的故事有其特殊的一面,所以,征得他的同意后,在我这个栏目中连载,希望各位也不要错过我得到的机会。

 

 

 

第一篇:大陆篇

 第二次尝试——最惊险的一幕

19691015-16日

 

10月15日

第一天

第二天一早,我們離開那條村,匆匆趕到淡水鎮,人來人往。大概十點左右我們又回到昨晚那位淡水甲的家,與他聚合。

日出日落,太陽之下無新事。昨晚大家如常地進入夢鄉,只是我心中經歷了一場驚濤駭浪!

十點半,我哥到淡水甲家,上閣樓見我。他沒有發現有何異狀,我們準備離開。他邊講邊丟銀仔,我問他為什麼嫌錢多?他說破財擋災呀嘛。

我靠近他耳邊狠狠地對他說:“昨晚幾乎俾你累死!現在冇時間講,等到我們到了香港後再講吧!”

不過,直到1975年我哥到美國後才有機會給他講這個“最長的一夜”的故事。他聽後,連說相當驚險,相當驚險!

之後我與淡水甲、淡水乙一起準備行李。把所有的必要工具及解放鞋放入籮裏面,上面鋪上米,再放些蔬菜。

我們到淡水鎮餐館,許多朋友已經在那裏為我送行。那天是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五日。

 

埋堆

淡水甲、乙按原計畫先行。我與惠州仔卷起褲腳,穿著人字拖鞋,拿著蔬菜,向朋友們揮手再見。

從此往南行一步都是偷渡客,我走上了不歸之路。

淡水甲、乙兩人互相輪換挑擔子,時不時回頭看看我們跟上來沒有。走了半個多小時,人越來越少,前面的田頭山越來越近了。不久,走到前面一個往下的大斜坡,我們見到前面路上兩旁是一片又一片的蔗田與稻田,一直連接到田頭山。

淡水甲示意我們要埋堆入蔗田了,因我在地勢較高處看到遠遠有人向我們的方向走來。我示意不要。過路的人離我們遠去後,他們再次示意埋堆蔗田,我同意了。

我們躲進蔗田深處,各人躺在一行一行的蔗林之間,靜待黑夜的到來。因為我心情緊張,聽到隔一行的人在翻來覆去,讓乾枯的蔗葉發出聲音來。我低聲地警告他不要再發出響聲,淡水乙唉唉地說有螞蟻咬他。慘!

太陽下山了,傍晚,天還未黑齊,還要等。

大概到了八點半,天黑齊了。

我說:“出發!”

 

丟了水壺

我讓淡水甲、乙帶路向田頭山方向走,因為這是他們的地頭。不久,在村外有條一兩米寛的小河。我深信一定會有石板橋可以通過,走了五分鐘都沒有,我問淡水甲、乙,小橋在哪里?他們說不知道。幸好不久就找到了。

過了橋,我叫淡水乙到小河邊把水壺裝滿水。

等了一會兒,他還沒上來,我不耐煩地說“快!”他真的很快上來了。我走了兩步回頭檢查水壺,看見淡水乙沒有帶水壺。

“水壺呢?”我問。

“我丟在水裏了。”淡水乙緊張地說。

我火了:“我XXXX!我叫你去裝水,你把水壺掉在水裏啦?!”

他害怕地說:“你叫我快,我以為有情況,丟下就跑上來了。”

我一手抓緊他的衣服:“就算有情況也不能丟下水壺呀!!”

這時淡水甲驚恐地替淡水乙求情喊別打。

“下去找!”我說。

我們一塊下去找,我知道他是個窩囊廢,不再信任他。

他這頭豬!丟下水裏還怎麼找?!我們還在村邊,時間又不等人。我決定用一個膠手袋拿來盛水。罰淡水乙,讓他拿。

我們迅速爬上田頭山,看到村裏的燈火離我們遠了,找個地方休息。我們當晚就在此休息,明天再走。

 

爬山兩原則

以上次的經驗教訓,我總結了兩條爬山原則:

第一,儘量利用傍晚六點多後爬山,趁著天還未全黑。上山打柴的農民已經下山,就算被發現也不怕,待他們回去找民兵時,天已黑齊。從六點半至八點半這兩個小時走的路,比摸黑四個小時好得多,安全得多,然後休息。到了早上四點半到六點半再走兩個小時,天剛亮,走得又快又安全,又可以找到安全的地方躲起來。打柴的農民也沒有那麼早上山。

第二,走山路不要以為兩點的直線距離最短,這是讀死書,會吃虧,因為必須考慮上山下山的難度。要先看凖山勢與方向,寧願多走彎路,也要從山脊到山脊,路比較平坦,省力又安全。

 

10月16日

第二天

爬田頭山

早上天剛朦朦亮醒來,可以看清楚我們就開始走。山越爬越高,我覺得很安全,白天繼續爬。一直到中午,我們爬到了田頭山的山脊。

稍為休息一會,回望遠處的淡水鎮,認出更遠靠近永湖的山,風景這邊獨好!

我們繼續往前走,一直看到田頭山另一邊的坪葵公路。

過了這條公路就是寶安縣了。在我們這個地段沒有看到任何村莊,也沒有看到有任何車輛經過這條公路。為了小心起見,我們還是慢慢摸下山。我要選擇一個離公路近但又可以安全隱蔽的地方藏起來,以待天黑過坪葵公路。

 

脫光了過河

天已黑齊,我們迅速越過坪葵公路。我只能憑自己的感覺確認方向——大小梅沙海邊在我們的西南方,這就是大方向。

我們穿過一片叢林準備往前面的山上爬。通常公路都建在山谷裏的低地,所以我們必須得走出山谷翻過山去。不久,我們見到前面有條小河大概有五、六米寛吧,它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我對他們說:“你們先等我試試水有多深,看看可不可以淌過去。”

我摺高褲腳,慢慢淌。水是平靜的,但水越來越深。快到河中間時,我的褲管不能再往上移了。我退回來。

我對他們說:“我們把衣服脫了,再淌過去。”

淡水乙問:“都脫了?”

我說:“都脫光,把所有的衣服放進膠袋裏,舉過頭然後淌過去。不能把衣服弄濕!”

我們四個赤條條在黑夜裏有如四個白無常,要是有人看見我們一定会嚇死他。

幸虧水不深,大概到胸部。淌過去之後,我叫大家馬上把身上的水抹幹,然後穿上衣服,不要著涼。上一次就是因為下雨,我們渾身濕透,又睡著,結果著涼感冒了。所以我這次儘量避免身體受涼生病。

 

最驚險的一幕

過了小河,我感覺到了山谷的深處,比較安全。我一直都在帶路,過了坪葵公路,還不能休息,必須上山之後才能休息。我們走在山谷彎彎曲曲的小路上,在小路的右邊是山,在北邊。小路的左邊是梯田,靠南。我們往西南大小梅沙海邊方向走。

我看已經三更半夜,在深山的幽谷裏,安全了。先走一段易走的山谷小路。

我對淡水甲、乙說:“現在安全了,你們兩人沿著這條小路走在前頭,大家排成一條線,惠州仔用手搭着你們的膊頭,我用手搭看他的膊頭,就好像盲公帶盲婆那樣,我可以閉上眼睛邊走邊休息。”

這樣走了十分鐘左右。他們兩個停了下來。

我睜開眼問:“為什麼不走啦?”

淡水甲、乙驚慌到說不出聲來,指著前邊。

小路的盡頭有兩束燈籠似的光在向我們移動。

“馬上分散躲起來。”我說。

一定是晚上巡夜的民兵。淡水甲、乙向前邊的梯田躲起來,惠州仔往我後邊方向躲,我就近走向一條T字形叉開通向梯田的小路旁。梯田大概低小路大半米深,我就蹲在岔路與小路的交接口一角,面向著我們剛才來的方向,一動不動。巡邏的民兵會沿著我們走過來的方向小路走過去,小路地勢比我蹲的地方高,民兵沿著小路走應該不會發現我。

燈光逐漸靠近。

突然間我看到淡水甲、乙兩人跳出來往燈光相反的方向飛奔,也就是我們來的方向。可能他們躲藏地點不佳。

這一突然舉動嚇著了那兩個民兵。

他們被嚇得哇哇叫,不知發生什麼事情。

他們的聲音由遠而近,已經走到我跟前,就站在我蹲的小路與岔路的交叉點的小路上。他們就站在我頭上的旁邊,他們每一句話我都聽得一清二楚。他們發出噓!噓!的叫聲。

“咁大只山豬呢!噓!噓!”這兩個民兵在講,提著燈籠晃來晃去,他們以為是山豬,發出趕山豬的聲音。

可能是淡水甲乙兩個人突然跳出狂奔的聲音,讓民兵以为是山豬奔跑的响,他們便發出趕山豬的叫聲,并且站在这裏沒有繼續往前行。

我就蹲在他們的腳下。我在心裏不住地說:“大佬呀!快D行啦!”

他們就是站在那裏不走,燈籠晃來晃去。又發出幾聲噓噓的趕山豬聲,過了好幾分鐘他們才慢慢往岔路移動了。剛才還在我上面,現在走下梯田岔路與我同一水準了。

我就蹲在他們的腳下!

相距只有半步!

我還是一動不動,如果他們继续往前走就沒事了。

可他們下了岔路後,又停下來把燈籠舉高照來照去,馬上向我轉過來了。

當燈籠轉向我,我舉起雙手猛然撲起。

“嘩!!!”就沖在他們面前大喊!

他們一定被我嚇到膽汁都流出來了!假若他們心臟不好一定會被嚇死的!!

趁他們驚魂未定,我已跑向梯田深處十幾米了。他們向我追來,我一邊一腳深一腳淺地在稻田裏飛奔,一邊往口袋裏掏小刀。我也顧不得其中一只解放鞋被深陷在稻田裏。我看他們只追了我幾步,我見到旁邊有蔗林,馬上飛身竄進蔗林。

躲在蔗林,回頭看著這兩個民兵,他們在岔路上走走停停。原來這條岔路是通往村莊的。

他們走後,我向甘蔗出氣,弄了幾根當拐杖又可解渴,走出小路。

“出來吧!沒事了!”我向他們低聲呼喊。

他們都出來了,我想剛才那精采的一幕一定嚇死他們了。

我一邊罵淡水甲、乙是豬,說他們打草驚蛇。一邊趕快向小路北邊的山上逃跑。

 

找鞋

上山不久,我停下來,我向他們說:“我們要開個會,研究一下我們該怎麼辦。”這其實是我自言自語,他們都聽我的。

我說:“這兩個民兵一定回去報信,會召集大隊人馬來追我們。我們現在不管什麼,先逃到山上。好,起程!”

我剛站起來才發覺鞋子丟了一只,沒有鞋山路是很難走的。剛才是驚嚇過度,赤腳也不覺。

惠州仔討好我說:“那我們去找鞋子吧。”

我說:“傻瓜,天那麼黑,什麼都看不見,我又跑了那麼多的路,怎麼找?”

我在自言自語,但覺得沒有鞋子的確難走。

“好,我們現在去找鞋!”我說。

我心中可沒有底,鞋陷在稻田裏,就算大白天也難找!

沿著小路的每個岔路口逐個辨認。

找到了我蹲下的岔口,沿著我跑過那一深一淺在稻田裏的腳印逐個檢查。每走一步用腳去摸,一直摸到我跳上的蔗田。沒有。

我也沒有抱什麼希望,我轉過頭反方向再找一遍。在半途找到了!

我的天!我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立刻把鞋子洗乾淨,穿上馬上登山。

 

壯觀的香港夜景

這次可顧不得自己訂下的原則往山脊走了,而是專往危險的山坡走。翻山越嶺在逃命!

爬到山頂時看到遠方那片巨大如大火爐發出熱力四射暗紅的光,那是香港發出的夜光。正是因為寶安縣這邊沒有電,所以這邊的夜晚顯得特別漆黑,天空的星光也特別明亮,相比之下香港那大火爐般所散發的熱力更為壯觀!你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香港的活力!不可思議的活力!這也是我從未見過的奇觀壯景!

不再需要指南針了,那暗紅色的大火爐放出的光為我們指示了方向!

累了,下山時不再用腳走,而是用屁股慢慢地滑下去。褲子很快就已經破爛,變成一縷一縷的。

我們終於走到一個隱蔽之地藏身休息,倒頭就睡。

  评论这张
 
阅读(15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