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回憶短文:七十年代旅遊奇遇記(姚天民)  

2017-08-05 21:52:00|  分类: 雁过书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憶短文:七十年代旅遊奇遇記(姚天民)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回憶短文七十年代旅遊奇遇記

 

之一  在火車上

1975年7月的一天,與朋友三人一行踏上北上列車開始人生第一次自費旅行,在那年代旅遊似乎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名詞,國內只有因公出差順路觀光一下,還未有遊玩的概念,咱仨此次是真真正正旅遊,走在時代的前頭了。交通工具以火車、汽車為主的社會,當年航空公司只有中國民航獨家,價格相對收入是非常昂貴,干部出差必須坐飛機也得是十三級干部以上和高級工程師,奢侈啊!

我們的目的地是大上海,列車時速僅在幾十公里,從廣州到上海得花上三十多小時。每月只有三十多元人民幣收入的我們只能乘坐硬座。當年全國粮食還定量供應,食飯需要有糧票,各城市只通用各自的糧票省級則是各省各自通用省票全國範圍即跨省旅行則要由工作單位出具證明方可換取全國通用糧票。第一次遠足,帶上單位證明、居民證、全國通用糧票和錢上路去。興奮呀,硬座算什麼?!

在還没有空調的列車得一天到黑打開窗子通風,列車的轰隆聲亦沒覺得什麼,那是正常的。雖然是硬座但干淨,列車員很勤快且十分有禮貌,隔數小時就拖地板一次。那時除了港澳同胞有優惠和富裕之外,大多數國人收入較平均。乘客絕大多數十分禮貌謙讓,絕沒人扔垃圾在地板和窗外,那年代到处扔垃圾被視為耻辱。

火車靠車厢連接處有茶水間,人們出外總得帶上茶杯。當我拿著杯子取開水時,已有兩人在前面。就在此時奇怪的事發生,第一人還未盛半杯第二人却急不及待用杯子推開他的杯,第一人好像沒發生任何事一樣,沒生氣不吭聲就離去。我正納悶,心想要不也來試這一招作弄一下這位仁兄,看他反應如何?于是當他還未盛三分一時,用同樣方法行之,而且將杯移高好讓水籠頭卡住別人無法推開。奇怪的是那人同樣不作聲,站在那里等我盛滿為止。

經濟不富裕的年代,人們更顯得心平氣和謙讓與禮貌,守規矩有道德。要是在今天以勢欺人,煩躁的人們想必會打起來。國人在期待、在盼望良好的社會風氣、童叟無欺的商業道德重回國土。

 

之二 遊杭州

從孩兒時就聽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五六十年代父親出差杭州兩次,每次都帶回漂亮的杭州綢傘給母親和繪畫杭州西湖全景的折扇,我總是拿著扇子愛不釋手看個夠。朋友三人此上海旅行,勢必身歷其境。七月的杭州雖然熱,天空晴朗略有微風。七十年代的杭州與其城市一樣,除了商店招牌、櫥窗簡單裝飾外,就沒有任何廣告和招牌,也沒有空氣污染,令人感到十分舒服更貪婪地多吸幾口空氣。

在沒有旅遊概念的年代,三面環山的西湖極少遊人,到處很清靜、清潔。偶有幾聲鳥啼,楊柳依依随風拂面,多麼自然,多麼美妙!令人神往、令人流連忘返。漫步西湖看遠處大片大片荷花,七月時荷花盛開、荷香四溢(题图)。來到綠樹環抱下的虎跑泉,雖是暑天卻凉風陣陣,花兩三毫錢品嚐泉水泡龍井茶,享受那淡淡茶香,至今仍回味無窮。從虎跑泉往南走便是六和塔,登塔遠眺,錢塘江盡收眼底。1936年4月26日,由沈鈞儒證婚為六位三對電影演員在六和塔下舉辦集體婚禮。計有:藍苹(江青)與唐納;趙丹與葉露茜;顧而已與杜小娟,遺憾的是三對夫婦不久便告離婚,時人戲稱:六和塔下六不和,否則中國歷史就不是今天的了。事有相反,白堤又稱十錦塘,在那里傳播著白素貞與許仙邂逅動人的千年故事。

 

回憶短文:七十年代旅遊奇遇記(姚天民)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01.1936年4月26日六和塔下集體婚禮

 

杭州西湖處處是景,點點是故事,千年不朽的文化。難怪歷代文人墨客都到此地遊玩,留下篇篇墨跡和故事。杭州從良渚文化、秦至五代到唐宋元明清都是中國先進都市,尤其在北宋蘇軾等人大興水利、疏浚西湖,至使後人盡享美景。

且看杭州西湖詩八首:

  

泛水輕舟會斷橋,垂楊倩影逐風飄。

蘇堤欲覓東坡夢,更慕文豪傲骨驕。

  

碧水芙蓉逐影漂,平湖柳月冷蕭蕭。

山泉虎跑溫龍井,賞茗杯中度夏宵。

  

翠柳青桃十錦塘,通幽竹徑兩相望。

流霞落照寒宮暖,倒影三潭月里藏。

  

山河有賴萬臣忠,偉烈名留青史中。

我與英魂論古往,長存浩氣滿江紅。

  

殿宇金輝翠澗松,香爐紫霧伴禪宗。

雲林靈隱千年奉,靜對蓮花聽晚鐘。

  

塔繞雲煙鎖頂峰,千年目睹錢塘蹤。

低頭閱盡風流事,六面神威壓海龍。

  

青衣湧浪蔭長堤,碧柳波濤兩岸齊。

婀娜千姿白雲下,斜陽日落聽鶯啼

  

綠水青山樓外樓,荷香藕爽醋魚球,

三杯未過人先醉,最是西湖盡意游。


                            2015-7-15

 

  十里洋场大上海

七十年代列车时速几十公里轰隆响,载着我们朋友三人游完苏杭后,继续前往目的地——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大上海。上海历史以来均是中国商业、经济中心,轻工业产品的龙头。五六十年代市面名牌产品都是上海制造,如:凤凰牌、永久牌自行车;蝴蝶牌衣车、上海牌手表、仿莱卡的58-II135照相机;英雄牌、幸福牌、金星牌墨水笔;以及当时流行的华达呢、凡立丁、的确凉,等等,都是人们以拥有为荣的商品。上海在春秋战国时为吴国之地,地处富庶的江南平原,时名申城。三国时易名华亭;清朝称上海县城。幸有久居上海之广东朋友热情接待,我们住宿在新闸路益民饼干厂附近的两层小洋房,香喷喷的奶油饼干味时不时吹来,已感到大上海之洋气了。

在上海中国传统文化就难言有什么底蕴,洋气却十足。光是走在淮海路上就会领略到被法国梧桐树覆盖道路的绿茵环境。沿路两旁法式花园住宅和公寓,商铺以西服、首饰、西餐等为主。要不是当年还挂着的政治标语,还以为身处法国呢。

淮海路是更名次数最多的街道:清朝为江西路,清末为宝昌路;1915年更名霞飞路(Avenue Joffre),以法国元帅约瑟夫.雅克.塞泽尔.霞飞命名;汪伪政府改为泰山路,1945年改名林森路;直到1950年5月25日易名为淮海路至今。坐落在淮海路,出名且有特色的红房子西餐厅是当地友人介绍品尝西菜的好去处。在绿荫树下,粉刷全红色的西式斜屋顶小平房,名副其实的红房子。咱仨花了9元多人民币,享受了一顿正宗的西菜晚餐。

另外一条闻名的上海商业路,中学读书时所知是花花世界,又称“上海第五大道”的南京路。南京路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服装、鞋帽、布匹店一间挨一间,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我两位同行朋友十分喜欢这条繁华的商业街。走到南京西路少不了要参观曾经是亚洲第第一高楼,24层的国际饭店(Park Hotel),该饭店在三、四十年代是上海地标之一,大厦建成于1934年6月,有很多历史事件曾发生在里,建造师为匈牙利籍捷克人爱德华.邬达克。兴趣之下,三人花了10多元人民币,在该饭店餐厅又品尝另一风味的西餐。因咱仨穿着港式衣服,七十年代的上海人误以为是港澳同胞,故能畅通无阻地进入当时只能让港澳同胞或外国人停留的国际饭店进餐。

在这“花花世界”里,我们已忘记身仍在那“文革”末期的国土里,忘乎所以。人生首次远足旅行给我们带来无限欢乐,丰富了精神生活和见识,还结识了几位挚友。至今40年过去了,我们还常常联系和问候,四海朋友皆兄弟也。

 

  南京被扣记

七十年代中,中国民航最便宜的航线是从上海飞往南京,才15元人民币,然而是当时底层民众月收入的一半。在上海得友人指引尽情地游玩、品尝正宗的西餐、点心和购物后,忘乎所以,更想尝试坐飞机的滋味,于是临时改变计划,取道国民政府时期的首都——南京。从广州到苏杭,再到上海,整个旅程笔者是财务总管,各人先交5元人民币集中,一切开支在此款项,用完再交5元,开支后均一一作记录。

南京这座历史名城,有许许多多名胜古迹,历代文人骚客都在此留下身影诗篇,如李商隐的《南朝》,就是描写南京玄武湖皇家花园:

玄武湖中玉漏催,鸡鸣埭口绣襦回。

谁言琼树朝朝见,不及金莲步步来。

还有许许多多名人别墅,令我们感到神秘之一者就是民国总统府,当民国旗被降下的那一刻的情景,一个政权为何落败的原因,总是想看一下。

飞机抵达南京机场经住宿介绍所介绍住进江北浦口区一简陋的旅社。旅社是男女分区的大平铺,十几二十人住一大间里。虽然大杂烩,倒是十分安全,没有盗窃现象发生。位于长江北岸的浦口是较落后区域,加上当时在“文革”末期政治气氛尚浓,入住后我们便开始被询问计划旅游的景点。当年只有因公出差的住客,哪有自费旅行的游客?心目中我们想去的有:中山陵以及毗邻的灵谷寺、南京长江大桥、玄武湖和旧总统府。

中山陵的雄伟,紫金山左青龙右白虎之山势和幽静的灵谷寺且略,不在此话。游览后晚间继续入住那江北(人称苏北)旅社,时至半夜被一些人声吵醒,原来是几位民警前来查证件,但奇怪的是好像只是冲着我们几个。在那年代被查户口、查证件是家常便饭,过后倒头便睡。

次日,当我们漫步在长江大桥时,总感觉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东西,什么幽灵在左右晃动。不管怎样还是用天津生产的东方135相机留下几张黑白到此一游照。玄武湖曾是中国最大的皇家园林湖泊,从东吴到南宋六朝称为桑泊,与杭州西湖、嘉兴南湖并称“江南三大名湖”,当然不可错过。玄武湖公园非常清静,游客寥寥无几。我们三人走着走着,终于发现总跟随我们那幽灵是一位不像游客的男士,他远远跟着。从身影和衣着看来,与在南京大桥上所见相同,一种紧张的预感突然出现,虽然没有行差踏错,正常旅行我们仍感到忐忑不安。为确信所预测,我们干脆不走,躺在湖边草地上,仔细观察那陌生人的动静。只见他也停下脚步,与反特电影里跟踪那幕一样。我们已清楚地知道我们被盯梢了,被公安便衣盯梢了。难道认为我们是美蒋特务?想来也许过分询问旧总统府所招惹之祸。扫兴之下决定提早回上海。

傍晚大家拖着行李在南京火车站广场等候准备离开,正打算入站时,突然一辆北京吉普疾驶而来,停在我们面前,下来几位公安干警,表明身份后要我们交出火车票退掉,强权之下哪能不从?坐上“北吉”“夜游”南京长江大桥回江北浦口公安分局。窗外大桥灯色虽美,被扣押的三人已无心情欣赏了。

我们被分别关在三个房间里,翻箱倒笼被查了一遍。见我身穿港式服装、皮凉鞋,手提仿鳄鱼皮皮箱,持国内单位证明,证明上只填写杭州上海为目的地,被怀疑是美蒋特务。审讯开始,问我来自何方,为何而来?查阅我账单大叫三人在上海红房子西餐厅和国际饭店花10多元一顿晚餐太奢侈,对于江北人是不可思议的事。但左查右查,左盘问右盘问的确问不出什么来。时至晚上11点,有位长官似的走进来,室内气氛顿时变得平和了。长官说,没什么了,并邀请我们在分局饭堂共进夜宵。我这回心里反而更纳闷,不会是“最后的晚餐”吧。在进餐时,才真正感到一切过去了。餐后他们说要送我们回那简陋的旅社,此时我撒赖说不走啦,就睡在饭堂板凳过一夜。他们却焦急起来说:不行,不行,那能这样……

几天后回到广州,兴奋疲倦过去后,一切恢复正常。局里党委书记却按捺不住特意找我聊天,询问此次旅途还好吗?傻瓜都知道书记的弦外之音,便将南京发生之事和盘托出。书记说没事,只是我事先没告诉单位会去南京。原来事发当晚浦口公安分局已长途电话广州,最终查知非美蒋特务,是一等良民三个。经历一次紧张、愤怒、有趣的南京之旅,亦结束一生难忘的首次远足旅游,见识增长收获甚丰。

治理社会  闲人散人不理会

权在手中  好名罪名胡乱安

横批:先捉为妥

 

                            姚天民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