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2017-09-14 21:27:38|  分类: 涛音梦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一葉一菩提

——感葉蔥

 

2011年8月我因病住進廣州祈福醫院,和葉蔥成了病友

她說她已經第四次去過閩南佛教勝地南普陀寺了。出院後還會再去,拜一拜,許許願。她還說她會繼續去,直到不能走。她描畫著莊嚴美麗的南普陀寺,那裡,因供奉的觀音菩薩與浙江普陀山的觀音類似而得名。那裡,有明代的血書《妙法蓮華經》,有名貴的白瓷觀音像;還有——

高高的菩提樹……

我躺在病床上仰望著白色天花板,想像著她口中的樹是一種什麼樹。

 

1、

2011年2月,我們去看望劉校長,在樓下看到由曾立萍和劉大允夫婦陪同準備入院的葉蔥。葉蔥撲上來抱住校長痛哭,邊哭邊說:轉移了啊轉移了……校長撫摸著她的肩背溫柔地說: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啊。意思是到了醫院就不怕了。

葉蔥2009年7月發現腸癌,切除後做過6次化療,2010年12月發生鎖骨窩淋巴轉移,而且癌胚抗原、醣類抗原199和724指數都很高。想不到僅僅做了伊立替康+開普拓的一個化療療程,血小板和白細胞已大大低於正常指標,加上每天拉肚子16次,恢復很慢,於是決定放棄化療,而接受黃潔中同學建議到祈福醫院體驗“綠色治療”。當時大家都不了解“綠色治療”,還認為得她貿然充當試驗品。

在中醫院確立了遺囑,不久她便走上“綠色治療”之路。


2、

夏天,我們成了病友。她輕輕說起三年前2009年那場噩夢——7月的一個晚上,我吃了一點肉片和一個節瓜,加上一塊“鞋底餅”。半夜兩點,我的右下腹隱隱作痛,天亮以後喝水都吐,我於是打電話回公司請假,堅持等鐘點工來幹完家務,十一點鐘,我來到附近的那家醫院。醫生按了一下說有個包塊。做B超的時候,我感覺那個探頭停住拉不動了,我知道壞了!

有家人陪你來嗎?

我說我就是我的家人。

……

後來的時間,我像做夢一樣渾渾噩噩,渾渾噩噩……直到微創手術結束,我才清醒過來,我明白自己大大地後悔了……

哈好啦好啦,事情已經過去整整兩年了,不說它!葉蔥說到這裡笑瞇瞇揮揮柔軟的手,嬌蠻地要把記憶抹掉。

住院期間,我有機會瞭解到祈福老闆彭先生首創的腫瘤綠色綜合療法,包括中醫藥、熱療、排毒、三氧、營養、針灸等治療,據說已成功救治了千餘名腫瘤患者。我入院的時候,葉蔥已對各類療法瞭如指掌,我看到她熱療之後,體內溫度上升至42度,臉上紅通通地對我說,你不能做啊你血壓高。然後她推淋巴,喝果汁,做三氧……

原本好好的,看著她做這療那療,有說有笑;可是一天下午做熱療後,便進入冷氣房等待醫生按摩,結果受涼感冒,咳得厲害,辛苦得痛不欲生。我看她難受的時候哭著說了斷;我看到她好轉的時候笑著說跳樓。她笑著說:跳樓?那感覺太嚇人,僅僅幾秒鐘的下墜,受不了!我有個朋友的朋友得了肝癌,從九樓往下跳,結果兩條腿和一條胳膊斷了,頭上穿了兩個洞,可是死不成,又捱了半年,這半年有多痛苦!我才不干,不如安樂死!

而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說——

去年我去亞龍灣,看到那個大海就感動,我知道那是我的歸宿。一把安眠藥,然後走向大海……多好啊!

我原本就是意境控,瞬間被她的話感動,哦大海,那捲著白色浪花的一望無際的藍,美麗而神聖,我們兩個“文藝女青年”都陶醉在沉思靜想中……

慢慢,她好些了,我也跟她回憶過去和她的交往。我說,你還記得嗎——

1969年我們倆在生產隊的小苗班一起剷草,你口中的福爾摩斯陪著我們度過整個炎熱的夏天,《恐怖谷》《藍寶石》《血字》驚怵的探案故事令人忘記疲勞和飢渴。我驚訝愛看書的我居然不知道福爾摩斯,我震撼只有這樣的故事才經得起“講”,而講故事的人,你是不是添油加醋了?怎麼講得那麼好!

後來幾年,我作為工作組成員離開生產隊,而你也因病離開了農場。但每次探親,我會跑到大馬站51號你家裡找你聊天。後來我回城了,才知道你回城後身體逐步穩定,並且開始小說創作,我看過你在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文學作品,你寫的小說文字踏實,人物生動活躍,就像你當年講的故事一樣好看!你是真正的才女,未來的文學之星。我很高興,因為我也喜歡寫小說,只是還不會寫,我暗想將來會跟你一起努力,共同漫步文學人生。

也許受恩英姐姐的影響,也許是小時候多病,你一直熱衷於掌握醫藥知識。記得你剛到天心製藥廠工作的時候對我說,你記住,像你的身體,你必須吃一輩子六味地黃丸!嚇得我不輕。

就在你正準備在公司通過學習攀登醫藥學殿堂的時候,你得了肝炎,於是被公司“趕”到傳達室做門房。想不到你因此被同事歧視,受到粗言穢語的侮辱。病好後你奮發學習,終於通過中醫藥學考核而進入公司的研究部門成為一名老師,並且成為公司唯一可以在北京獲取藥字批文的研究員。記得2005年,我和Long去公司看你,那些年輕人對你敬重得很,老師老師地叫,令我眼前一亮。

……

葉蔥說,哎呀我什麼時候跟你說的,你記得那麼多!

就在這次住院期間,我靜聽你的故事;那一個個流淌著人性光芒人格魅力和人文關懷的故事,來自那把動聽的聲音,來自一顆智慧善良柔軟的心。根據你講的黃恩英姐姐的故事,出院後我還寫了一篇散文《請為自己活一回》。

我發現多年不見的你變了,雖然你依舊生病而且病得不輕,但你已經不是過去那個為面子而患得患失的小女子,你大氣了,豁達了。和聊天,如沐春風。

春風,是怎樣走進你的胸懷?我疑惑。

 

3、

  8月的最後一天,是個重要日子。Long把中光同學請到祈福醫院給葉蔥看病。葉蔥喜出望外。

鄧中光沒有說任何廢話虛話大話。他說的話要點如下:

第一部分講態度——

病人需要精神支柱,這很重要。

要盡人事,聽天命。

醫生不是萬能,我們會盡力;

既然患了絕症,要正視它;期望值不要過高,過一天,賺一天。

有屈有憤,可以宣洩。

第二部分講中醫藥——

中藥的原理是以毒攻毒。中醫師用藥,輕了,沒用,重了,犯規,而西藥就會受法律保護的,中醫師常常以安全為宗旨,像《中藥藥典》裡面的方子,藥量很輕,藥典的制約使中醫受限,而我,可能不會完全那樣做。

第三部分講身體的扶正——

西藥是強行介入法,對腫瘤、病毒病菌……中醫幫你

扶正祛邪。驅趕,是中醫的主旨。人體多個系統有了問題,陰陽不平衡,才會出現病症,肌體變異就形成腫瘤,不是一刀切就能萬事大吉。切了以後,那個爛攤子如何收拾,不知道了,不管了。

理想,不是都可以達到。這麼多年來我看到,很多病是治不好的,但是可以做到生活素質好,痛苦輕,延期生命——這就是醫生能夠做到事。

記住,醫生不是救命。

精神的苦,才是最痛苦的,所以要泰然處之,令自己得

到最理想的生存境地。

……

鄧中光的父親鄧鐵濤是祈福醫院名譽院長,醫院的主任醫生聽說鄧老兒子來了,都慕名前來,想立即拿到藥方,而鄧中光卻慢條斯理仔細翻看葉蔥的病歷,稍稍詢問,然後切脈,開方……這一天,還有以後的一些日子,葉蔥容光煥發。

但我很奇怪,鄧中光說的話,其實並不好聽哦。

從那以後的六年時間裡,葉蔥一直在吃鄧醫生的藥。

 

4、

2011年11月25日晚上9點,矮瓜姐姐給我發來的信息:陶萌小妹:你好!葉蔥今天的驗血結果出來,除了一個指標增升,其餘保持11月1日的結果。門診醫生說是癌病狀比4月份差,可能4月份的症狀應該與1月份的化療有關。葉蔥家附近醫院的醫生建議她趁身體狀況好趕緊做一次化療,以抑制病狀。

L君則建議葉蔥趁身體好就到海南休養,連腸鏡都不必做,回廣州過元旦和春節的時候,再決定腸鏡檢査或是否化療。葉蔥覺得近期吃了鄧中光的藥人感覺有精神,有力氣,所以想聽聽鄧中光的意見。

由於上次葉蔥到鄧中光處看病時鄧曾提到盧和你什麼時候到廣州見見面,所以葉蔥想請盧和你與葉蔥見見鄧中光(在long出發前),聽聽意見。

一個月以後,聖誕節前,我和葉蔥一起到了三亞。

早晨我們沿著海邊峭壁漫步,上午我們在海灘挑海螺,下午我們到市區晚飯,晚上我們在陽台看星星。

幾天裡,我看她興致勃勃給自己打針,按時服藥,把東西收拾得井井有條,抱著我帶來的聖誕小老人親了又親……看她生活得如此有滋有味,我知道她一生有過太多的屈辱、不幸、隱忍與錯失,她曾經說:你們有,我什麼都沒有……而且她還大病纏身,她為什麼這麼快樂?

在不太涼的晚風中,葉蔥侃侃而談:我很奇怪,在我還沒生病的時候,L君送給我一本書《守望靈魂》,L君在扉頁寫——守望靈魂是一份煎熬。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堅守;堅持就是勝利,不是嗎?

這本書給我啟發。

——審視靈魂,淨化身心,明確目標,體味美好,活得明白,瀟灑一生。

——我發現原來真有那麼多人關愛我,我的很多朋友都那麼好,他們仗義,熱心,慷慨,想起他們,我常常想哭。

——我應該感謝苦難,珍惜眼前,追求生活質量。

——每天醒來,就有陽光。

聖誕節過後,葉蔥回廣州了,2012年春節前一周,葉蔥度過六十歲生日,春節後她興奮地對我說,想不到這個春節我會過得這麼輕鬆!我感謝中光哥哥!

 

5、

四個月過去了,病情發生反复。2012年5月19日,我們一起合影。葉蔥說,右肺尖發現轉移。咳,體重也從去年12月在三亞的101斤,變成90斤。頸部腫物如雞蛋,有拉扯感,雙肺積水。葉蔥決定做化療。

劉校長和矮瓜姐姐都很擔心她的決定是否正確。我為此和葉蔥通了電話。葉蔥用四個數據十分肯定病情惡化的前提下,解釋人類目前能夠自救的幾條路子,告訴我在基因突變檢測基礎上,在保證嚴控化療藥的劑量以及後續的補充治療和輔助治療的配合下,可以做化療。她說自己剛在北京做了基因突變檢測(UGT1A1),顯示體內排毒系統指數只有一半,這會引起嚴重腹瀉,於是決定此次化療藥減去30%~50%

她決定接受化療。我轉告校長。校長無語。

5月25日葉蔥入中山醫腫瘤醫院。26號開始化療。早上,當第一滴藥液打進身體,一連七十二個小時不停,原子dan一樣強攻,總攻,無堅不摧……之後立即回祈福醫院做“善後”。5月27日對我說,化療第一天很噁心,一改變體位就想嘔吐,舌頭開始變黑。是因為藥物作用下,身體聚集了大量毒素,需要通過肝臟排毒,於是都鬱結在肝臟裡;並且在舌頭上顯示,舌頭已經漸漸地變黑,而且接下來會變爛。現在主要喝三種湯:

1、五紅粥(紅豆,花生連皮,蓮子連皮,紅棗,紅米?)——提高血小板。很靈很快的!

2、茅根馬蹄紅蘿蔔(沒有竹蔗)——排毒。

3、鮑魚煲雞(市場的新鮮鮑魚,本地雞)——增加白細胞。

當天矮瓜姐姐發來信息——

陶萌小妹、朱頴啟你們好!

中午去看了葉蔥,她妺正陪她到休息區吃午飯(隨身帶著化療補液)。這次化療是院長開處方,所以除了化療藥外還同時開了止嘔吐、止屙、防皮膚癢的防過敏藥,所以現在看來雖有點作悶,但還未激烈反應。一日三20元毎一菜譜沒得挑,家裡送鮑魚雞湯和陳皮姜水。中午飯在聊天中基本吃完,慢慢走走就回病房。我也離開。

我感覺狀態還可以,聊小鋮鋮時心情還好。

化療藥時間是36-48小時內,明天已有兩位學生照護,叫我們不用去了。

6月2日矮瓜姐姐的信息——

陶萌小妹、朱頴啟:

葉蔥初定5號檢查血,6號看看資料如何。如能繼續第二次化療則6號直接轉到腫瘤醫院進行第二次化療,若白細胞低於規定值6號也出院回家,8號回腫瘤醫院已預掛了教授門診看,進行加強白細胞的治療。

由於第一次化療劑量減半,並進行防泄,防吐,防皮膚過敏措施,她感覺比上一次化療後身體沒那麼虛,這段時間繼續排毒治療,熱理療,護肝。我感覺她較疲勞,臉色血色差些(這些話就不要跟她說)。醫生說主要是補充營養,隔天家裏送湯,黃潔中也送湯來。

6月si日我與她通電話,記錄如下——

她今天抽血,化驗兩樣指標:

白細胞達到了3500。而腫瘤醫院只要有3200就可以繼續做化療了。

血紅蛋白一直都不夠,差一點,要打多2天B12,也要

多吃點肉。用五紅湯提高血紅蛋白。實在不行還要打什麼針,爭取8號去腫瘤醫院做化療。

但是現在葉蔥沒有一點舌苔,消化道損傷很嚴重,根本不能消化肉類,就算是絞碎成肉末,也吃不了太多。

6月28日,葉蔥說:做完第三次化療,今天回到祈福醫院。很累,三天不能洗澡。30日晚上,葉蔥電話跟我說,今天打了蛋白,精神好些了。昨天半夜2點有勁起來洗澡了。

這期間,葉蔥試過西安朋友介紹的抗癌膠囊。那藥的原理是利用強勁的驢精子穿透細胞膜,加上中藥,用精液來扶陽。而中光的藥裡面有很多化療的中藥,每天吃2次,這裡的醫生比較保守,說一天吃一次就夠了。因為化療暫停中光的藥。結束化療後繼續吃中光開的藥。

……

轉眼間時間到了2013年年底,葉蔥靠著智慧,一步步跨過險灘,她,令我相信世間有童話,葉蔥必將是個奇蹟,她一定會戰勝病魔,而且還能為公司、為社會、為人民做很多事。

記得2011年夏天,我看她病得痛不欲生的時候,公司的頭頭來到醫院問趙主任:葉老師還能出差嗎?主任的回答是肯定的。於是冬天,葉蔥就出差北京,為公司報批明年的新藥並成功獲得藥字批文。從此每年,葉蔥都要上北京,那麼不幸,每次都“巧”遇霧霾天氣,令人擔心,而她每次都輕鬆回答,沒事,我不出酒店放心。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連續五年,葉蔥都為公司上京拿批文。我知道她很掛心藥廠明年的批文,也擔心將來她不在的時候年輕人怎麼接手,還操心藥廠的什麼配製……

眼看她好像“沒事”,於是我們也相約出遊。但陰錯陽差,直到2015年還未成行,是年7月,我們終於落實一起到九龙湖公主酒店,那裡最適合葉蔥,她心裡就住著一位美麗的公主,美麗的公主應該在那雲光水影留下美麗的身影。知道我在策劃,葉蔥問:那裡可以游泳嗎?我想游泳。於是我趕緊找住在附近的朋友打聽,哦可以。就在我們剛剛訂房的時候,颱風“莲花”來了,於是計劃取消。

不久,皮膚不適,擾攘多時,各家醫院說辭不一,甚至當作“生蛇”醫治,最後還是祈福醫院趙主任一錘定音——轉移皮膚癌。這是熱療出現的副產品,腫瘤罕有地向受熱療灼傷的皮膚進攻了。皮膚癌雖不致命,但是痛苦難當。一天葉蔥告訴我,原來任何一間醫院都可以隨時為癌症病人提供免費的止痛藥,這樣今晚我可以安睡了。葉蔥一次次把受侵害的皮膚給我們展示,說,這就是典型的椰菜花,她的病灶多次被醫院拍攝下來,大概可以作為醫學的教學資料吧。“也好,我這葉老師也叫做言傳身教了”。

 

6、

2016年夏天起,癌魔大舉侵襲,可以說是“第一百次面臨死亡”。

7月9日矮瓜姐姐轉發葉蔥的微信——

矮瓜姐姐好!剛才陶萌來電話說是要不要來看我?我現在沒有力氣心情也不好不想見人……希望你們諒解……我疼肚子拉肚子12天,每天8-13次,配合治療喝了五天米湯……大便,血常規,血生化(肝功能除外)正常。減重4公斤。除了上洗手間,基本都躺床上。有兩次來不及了……狼狽不堪,尷尬不已!不想惹我哭請千萬不要來……讓我自己慢慢熬好了……拜託拜託!

7月13日淩晨矮瓜姐姐轉發她的信息——

還是那請求,給點時間我,讓我多少恢復一下……拉肚子我做足了準備。但這次又不是那麼簡單了……上吐下瀉經常一起來,所以狼狽不堪……10天左右吧才吐了沒多久就是一口一口的鮮血,不多,4-5小口的樣子吧。鄰床見狀把值班醫生叫來……第二天早上起來也差不多是這樣子吧,不過血少了很多。每天24小時就是這樣咳,拉肚子,肚子疼,直不起腰……厲害的時候就趴在床上哭……消化科的主任說我們的藥你都吃遍了,怎麼還不見好呢?……醫生說我都值倆夜班了你還疼啊?……我只有在打完止痛針的時候休息幾個小時……而付出代價是舌頭麻木不仁,口腔裡一點水分也沒有……第17天,趙主任說你感覺一下,有點什麼不同?我說氣在肚子裡轉,打屁也出不來,脹痛難受……快5點了,他讓我停了所有的口服藥,告訴我再不要打止痛針(越打越糟糕),然後給我打了支進口的什麼奧克泰。舒服了5-6小時,肚子不再那麼脹痛,能直起腰……趙主任說是滲出液導致的肚子疼。哪裡,為什麼滲出?他不說,說要等我的CT結果。至於腋下、乳房、脖子上的神經痛則是靠每天3次的雙氯芬酸/可待因<br>維持。矮瓜姐姐我不想說是不想你們擔心……說假話費神費力氣也沒必要。所以當我沉默時,請你們諒解好嗎?謝謝大家!我的確很需要一些精力來應付疼痛,真的!喝了20天的白粥,其中5天是粥水,好人都沒有力氣了,何況我還要忍著疼……很累了,晚安!

這段時間,只要稍稍好轉,葉蔥就會我們小聚。她沒有後人,無需留下手尾,她悄悄地把自己多年收藏的寶貝分發給大家,回想時間應該是從2015年3月起,開頭是各種酒類乾貨,後來就是珠寶玉石……大家都模樣快樂地收下,嘴裡說著:沒那麼嚴重,何必何必……心裡卻惴惴忐忑。

2017年春節後,葉蔥把最好的最后一批自己珍愛的寶貝贈給我們。

不久,中光對劉校長說,你要對葉蔥做好思想準備了。

4月,我和long又一次住進祈福醫院陪伴葉蔥。能和我們天天在一起,葉蔥很高興。每天她一定要請我們吃飯,她帶我們在食街走啊走啊,我說好累不走了,隨便哪一家都可以吃啊,她說不行,遠處那家的蝦面最好吃……而每天傍晚葉蔥外出散步,必定帶來一盒剛剛出爐的雙拼芝麻綠豆餅。

5月,6月,我們都到祈福醫院看望她,給她帶來她要的精油,我給她說起“小蘋果”的故事——

你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得了腎炎,每天要去醫院打兩支青黴素,要一連打一個月。那時的青黴素很濃稠,打起來很疼很疼。每次媽媽花二三分錢給你買個小蘋果,打針的時候你抓在手裡,不哭,打完針,捨不得吃,拿回家和弟弟妹妹分來吃……

葉蔥聽得淚光閃閃,說你這麼記得我的故事。

7月底去看她,情況日趨不妙,呼吸困難,說話吃力,還常常猛烈咳嗽。

這幾年,她每次病重便不接聽電話,但是最後幾個月,明明是沉疴愈重,卻次次接聽我的電話,哪怕劇咳不止都不肯放下電話,我心疼,我難過,心中頭一回升起不祥之感,她這次,怕是兇多吉少……最後一個月,每天我都想起她,強迫自己不要撥動心中牢記的那11個數字,因為葉蔥一定會接聽我的電話,我實在不忍心聽到那撕裂生命的劇咳聲。

911,葉蔥溘然長逝,夤夜而歸,令人怦然心碎,而她喘息不止備受摧殘的容顏,清清晰晰就在眼前。

 

7、

葉蔥熱愛生活、琢磨生活、駕馭生活,講究生活,不僅讓自己的日子活色生香,而且把嚐遍苦澀品出的甘甜毫無保留地與人分享,願聚螢燭之輝照亮大家。

葉蔥好學多思,擁有醫藥臨床學知識之豐富實用,可與專科醫生媲美,幾年來我們眼見她憑智慧憑膽識以身試藥以身試醫之成功令自己走過長長九十八個月病程,遠遠超過所有病友,成為抗鬥癌魔的英雄,令人欽佩。她是醫學的奇蹟。

葉蔥,是個現象,她努力開闢的抗癌蹊徑將會成醫學報告中的重要一筆,也成為友人們寶貴的借鑒,  

葉蔥,更給我們新的啟示。

驀然回想她說起的南普陀寺,還有她心中的菩提樹——身患重病,命運多舛,曾經滄海,穿越生死,看破塵埃,大徹大悟,明白隨緣,懂得感恩……超越時空的巨大心理能量,直取人間大智慧——這就是菩提精神!葉蔥,她其實是幸福的。

一片葉,能代表著整棵菩提樹的大智慧。

一葉一菩提,一葉一菩提啊,

秋至,

葉飄零……

 

mm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01.-03.2011年夏天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04.2011年8月31日鄧中光來到祈福醫院為葉蔥診病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05.2011年9月24日鄧中光在住家樓下為葉蔥診病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06.2011年我帶來聖誕小飾物,與葉蔥在三亞過聖誕節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07.2011年12月在三亞,給自己打針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08.-09.在三亞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10.2012年5月19日的聚會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11.2012年6月在祈福醫院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12.2016年8月6日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13.廣州九龍湖公主酒店

 

一葉一菩提——感葉蔥(mm)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14.葉蔥折的紙鶴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