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老三届

★感恩省实,难忘省实,我们共同度过的校园生活★

 
 
 

日志

 
 

回忆短文:童年过年在广州(姚天民)  

2018-02-10 11:21:19|  分类: 雁过书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短文:童年过年在广州(姚天民)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回忆短文:童年过年在广州

 

每当人们送走旧的一年,新年随即而来。刻板的、可称之为自我享受的美式生活又机械式地周而復始。此时免不了想起远方故土的人们正准备迎接农历新年的来临,那悠久的民间盛节——春节。想起孩提时曾唱过的那首童歌“过了一个大年头一天,我与我的兄弟姐妹来拜年。一进门弯弯腰,左手拉,右手扯……”多么亲切、多么快乐的童年啊那是已消逝了几十年、至今仍令人永远怀念的时光。

上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在广州过了最美好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孩提时过年是最令人难忘的,也是一年中最高兴的时光,而长辈在欢乐的背后却充满辛苦和劳累。年尾将至,孩子们都盼望着那带有浓厚民族传统的节日——春节的来临。几十年前,春节是大多数孩子们能有机会穿上新衣服、新鞋袜的时候。更有吸引的是收利是、买新玩具、买公仔书(小人书)、行花街、炸油角、炸煎堆、蒸年糕、蒸萝卜糕、蒸马蹄糕,还有各式糖果、冬果等。男孩子更可以尽情地扔金钱炮、烧炮仗。那年代物价虽然不贵,一毛几分就可以买到一串炮仗或糖果,但一般人家只有几十元月收入,一毛几分在几十元里也分不了多少次。天下父母总是让孩子们得到满足,而小孩能理解大人的辛苦和难处?!

传统习俗在年前不论居住环境好与坏,每家每户都大搞卫生。最麻烦是扫屋,人们从山货舖买来的干葵叶扎在竹杆上,用旧报纸将床铺、家私复盖好,左一扫,右一扫将沾在天花和墙壁的灰尘扫下来,此时搞到满屋烟尘滚滚,有许多家庭会用石灰加藍淀重新將墻粉刷一遍。小時候家里酸枝枱椅多,木雕花特別易藏尘。祖父常要我姐弟倆和堂姐用湿布裹木筷子清洁酸枝家俬的花雕,清洁完毕会得到奬赏。扫屋后第二件大事就是清洗蚊帐、床单被罩(套)等,五、六十年代囯内洗衣机和洗衣粉还未问世,记得父亲把肥皂切成薄片,用开水冲融放在大木盆或铁盆里,光着脚原地踏步似的踏洗。小孩子们喜欢帮大人踏洗,光着脚在盆里踏呀,踏呀,踏出许多许多番枧泡。有些人家里没有自来水,就得到附近的水井打水或在井边洗涤,那里是很热闹的场面。

年三十,是大人们最辛苦之日,除了扫屋洗床铺外,还得抹地抹窗、炸油角、蒸年糕、煮斋菜,准备晚上的团年饭。饭后清洗毕又要带孩子们行花街。在人山人海的花街里,做父亲的会将最年幼的孩子放在肩膀上(骑),一天的劳碌还得继续。大年初一,孩子们可高兴极了,穿着新衫新裤跟着大人到处串门拜年,烧炮仗,还不停收利是。那时利是一般5分或一毛钱,两毛到5毛是大利是,一元可以说是罕有的。五十年代末期的一个春节我曾收过一封一元的利是,是来自祖父的一个同行医生朋友,那时可以买很多东西了。去亲戚朋友拜年最怕是“摸门钉”(没人在),不只是走冤枉路,还收不到利是呢。在没有通讯设备的年代,行冤枉路是家常便饭。到了年初三,大人们才得以稍稍喘息,我们家族初三亲戚之间不拜年,据说三字拆口不便拜年,其实连续劳累了几天也应该休息休息了。可是孩子们余兴未尽,他们怎知父母的艰辛和劳累过年好高兴过年好辛苦

看词一首《南歌子》春节

橘子窗前摆。新年景緻浓,春到杏花红。一霄长梦醒,郁葱葱。

 

姚天民

 

题图: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广州花市(教育路本湖路)

  评论这张
 
阅读(17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